阿天_养谷子狂魔略略略

此肥宅为了穿上s码新衬衫而努力中
尽管距离到货还有一个月

都让开!审神者要开始装逼了·32

人物OOC,不喜勿入

关于前文的链接在此 目录

———————————————————————

当太阳落山之际,维修工队如约完成了工程量浩大的返修工作——整座本丸都变得崭新起来,原本前主留下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垃圾被扔了,刀砍斧凿的墙壁被洗刷一新,家具统统换了一堆,改修的修,该推倒重建的重建……一天下来,包工头累得不轻,老唐也是,但还是坚持给大家发了烟和酒作为私人感谢。

狐之助催着老唐去万屋接人,他想了想,回屋先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物,总算出门了。

此时已经晚上七点多了。

在茶馆里苦苦煎熬的几个付丧神开了个小包间,已经打了第三十二轮麻将。

“白板,不要。”清光看了看手里摸到的牌,扔了出去,“主人怎么还不来。”

“谁知道呢,大概是在哪里先填饱肚子吧。”光忠跟着摸牌,摸到了一张二筒,想了想,把原本的东风给扔了出去。

江雪默不作声地推倒了自己的两张牌,大家一看,居然也是东风。

“对对碰。”僧刀一脸淡定地说,然后扔出一张牌,又将原本位处桌子中央的那张东风和自己的两张牌给放在了左手边角上。

光忠惊讶的“啊”了一声,似乎有点遗憾。

三日月宗近笑了笑,随手摸了一张牌,看了一眼,脸上笑意更盛。

“哈哈哈,国士无双,甚好甚好。”

他将新来的那张“九万”与其他的牌摆在一起,往下一推,另外三人就发现这个老爷子又赢了。

“十三幺?!还是‘役满’?这是今晚第几次了。”

“烦死了,三日月殿你这个欧皇……”

“唉……”

“掏钱吧,诸位。”三日月笑容可掬地说,完全没有半点等人的焦躁。

其他人老老实实地掏出零花钱,这还是老唐先前发给大家的。

“接下来是谁坐庄?”

“还是三日月殿咯。”

这时,清光发现茶水没有了,便起身朝门外喊了一声,让人来加点水。

然后店小二提着滚水壶进来了,大家低着头洗牌,根本没注意到这是谁。

“几位今天玩得怎么样?”店小二非常自来熟地问道。

——你谁啊你!

输了钱的打刀付丧神不快的抬起头,当看清楚来者的面容后,顿时转怒为喜。

“主人?!”

几个人纷纷吃惊的抬起头,震惊于老唐不声不响的就来了,真是太棒了!他们还以为今晚要在ATM专柜前打地铺了呢!

他们几个年轻的付丧神打地铺无所谓,但是如果让堂堂的天下五剑跟着大伙儿一起在银行取款机前睡觉,怎么看都在虐待老人家。

“其实你们可以住旅店啊,如果我今晚来不了的话。”

老唐给自己倒了一杯茶,坐下来看他们洗牌。

三日月宗近微微一笑,对着审神者解释道:“这不是大家都舍不得花那个冤枉钱嘛。”

所有人对他怒目而视——瞎扯吧你!钱都被你赢走了!我们哪有钱住旅店?!

但是这一招抠门劲儿正中唐先生的萌点,他老怀甚慰,可还是表面假惺惺地做出一副大方样:“该花的还是要花啊,大不了我让狐之……哦不是,我来给你们报销。”

这下子,所有人都不吭声了。

有些事情,还是不要戳穿为妙。

付丧神们和老唐轮流打了几轮牌后,大家才离开待了大半个晚上的茶馆。

然而在过安检时,提着手提箱的三日月宗近果不其然的被拦住了。

“麻烦你打开箱子看看。”检察人员一脸狐疑的说。

三日月没有吱声,只是将脸转向老唐,意思是你的箱子你来开。

开就开呗。

老唐众目睽睽之下打开了箱子,结果里面都是一些万屋特有的土特产。而本应该在里面的暗堕刀剑,却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的付丧神为什么今天集体出门了?”一个坐在电脑前的检察人员抬起头,死死的盯着老唐。

只见老唐微微瑟缩了一下肩膀,有点被吓到后的样子。

“我们那儿今天翻修本丸,”老唐老老实实地回答,“所以狐之助建议暂时让他们离开那里,我就想着让他们来万屋玩玩,谁知道会发生那种事情……”

工作人员不置可否,摁了几下鼠标,又问道:

“那剩余的其他刀呢?”

老唐沉默了一下,但他很快就给出了说辞。

“都是些小家伙……”

“小短刀?我看你们本丸的那个出行记录里,似乎没有名单上的压切长谷部?”

“小孩子出门,总得让人带着队伍才放心,这不,我就让近侍去带队了。”

老唐言之凿凿,神色诚恳,“有的孩子不想出来逛街,所以我让他们去朋友的本丸里做客玩了。”

工作人员的眼睛转了转,又问:

“那太刀膝丸是什么情况?他也带队?”

“他帮忙扛行李。他在咱们本丸,是比较听我的话的一个人。你知道,那家伙挺老实的。”

老唐满嘴胡言,偏偏目光真挚,宛若真话。

工作人员:“……”

最后这家伙说:“那能给一下你那个朋友的审神者编号吗?我们要联系确认一下。”

审神者的心悬了起来,他知道这看似平常的一关实际上是最难的,还好,他在出门前就做了对应措施。

他打开手机里的备忘录,报出了一串数字。一个工作人员拿起电话打了过去,几分钟后,那人很敷衍的说了声“谢谢配合”后便挂断了电话。

“没问题。”他说道,“那边说那些短刀确实是去了他们那里玩,摄像头也拍到了。”

听着工作人员讨论,老唐面带无辜又有点讨好的笑容看着他们。

云兄真是太给力了。

没错,他说出的那个编号,并不是云泽自己的,而是他姐姐的——那个同为大妖怪的女性审神者,年龄目测8000+。

在出门前去马厩里与云泽短暂的通气过后,老唐就知道云泽肯定会拜托他姐帮忙做个担保的,虽然双方并不是至交好友,但是当年战争期间也见过几次,所以那位大人也知道自己的存在。也许本次事情对于对方是小事,但是终究还是欠了那位一个人情。

算了,反正欠那对姐弟的人情也够多的,不差这一个。

“对了,你买这些做什么?”安检人员随口盘问道,其实他知道大部分人的答案,但还是要问一句。

“想、想寄回家,给亲戚朋友们尝尝本地的特产。”

老唐低眉顺眼的回答,毫无桀骜之气,活脱脱的老实人形象,看得他手下的刀剑们略微发愣。

安检人员想起先前查看审神者信息时,这家伙是外国国籍,顿时理解了为啥会买这些寻常物品回去。不过他还是尽职敬业的拿着扫描仪在箱子里扫了一阵,结果依旧什么异常情况都没有发现。

最后他关上了箱子,看着笑得有些谄媚甚至毫无骨气的男审神者,无意中露出了有点瞧不起的神情,“拿走!下一个,过来检查!”

在回去的路上,大家都惊叹老唐的演技——说变就变,说没脾气就没脾气,真是栩栩如生。

“不是啊,我只是本色出演而已。”老唐挠着头,诚恳的说道。

付丧神们:……

这种突然失望的感觉是咋回事。

“啊!”他猛地一拍脑袋。

“怎么了?!”大伙儿被他的一惊一乍给吓了一跳。

因为装修了新房子,所以不认识路的老唐有点羞涩:“我迷路了。”

“……”

您是智障吗。

走了一会儿,智障先生忽然大惊失色。

大家:“又怎么了?”

“你们就没发现有个人从头到尾被我们给遗忘了吗!”

大家:???

此时的封印箱子里,骨喰藤四郎默默地抱紧了自己的刀鞘,试图隔绝环绕自己的超强·暗堕气息。

老唐当初封印厚的时候,顺手把他也给塞了进去……然后就忘了……

这个世界太冰冷,只有刀鞘还能带给他少许温暖。

想勾搭大佬……
不行,大佬肯定看不上我这种过气小透明的!
我不能自取其辱!
但还是好想勾搭大佬……
要是有红娘这种小天使存在就好了(我到底在想什么)

都让开!审神者要开始装逼了·31

人物OOC,不喜勿入

关于前文的链接在此 目录

———————————————————————

这颗来历不明的核弹爽朗的正面击中了万屋街道。

然后它成功砸伤了几个无辜的路人和付丧神,不过并没有出人命。

的确,核弹是个非常可怕的东西。

但是它……并没有爆炸。


它就这样屹立在街道的大坑里,像个倔强的熊孩子在闹脾气,说什么都不肯爆炸。


此事发生后,布置在万屋周围的重重结界瞬间自动激发,一下子惊动了时之政府和正在万屋里逛街玩耍的人群。

政府担心这是一小撮别有用心的险恶分子弄出来的恐怖袭击,又怀疑是时间溯行军搞的鬼。于是他们连忙派出了特殊部队来维持现场,只许人进来,不许出去。

同时,拆弹部队的专家们满头大汗的写好遗书后赶往现场。相信这些专家都要哭了,他们愿意为拆弹事业奉献生命不假,但是当年老师上课时也没有教过大家,“同学们我们这节课来讲讲如何拆核弹”这种课题——他们这辈子应该都没有拆过这么刺激的东西。


核弹掉下来的时候,老唐本丸的那帮人并不在附近,而是在一家茶馆里喝下午茶。

当听见远处异样的喧闹和人群的骚动逃命时,这些喝茶群众都疑惑不已。

“发生了什么事情?”社交能力最正常的烛台切光忠出去打听消息了,没过多久,他就惨白着一张帅脸回来了。

他言简意赅的说了事情经过。

瞬间,一群人都惊呆了,因为大家想起了临别之际,自家新主君那爽朗乐观的笑容。

【“就算是被核弹正面击中也不会有事哦!”】

真是见鬼了。

“啊。”江雪左文字最先回神,只见他微微垂眸,一副快被毒奶给奶死的表情,“真是不和睦呢。”

三日月的眼睛不由自主地瞟向了脚边那个银白色的手提箱,有点想笑,但是巨大的危机感笼罩着他,这位老人家根本笑不出来。

江雪左文字,三日月宗近,烛台切光忠以及加州清光四个外表还算正常的付丧神围坐在一起,此时茶馆也终于插播了政府的紧急通告。

通告里说,经过专家们的冒死排查,终于发现这核弹是一颗空心的核弹,它是一颗假核弹,是个不称职的核弹。现在初步的危机是解除了,但是政府要排查万屋里的人员,看看有没有可疑人员——不然这玩意儿怎么会那么巧,穿过层层时空障碍,正中位处于时空缝隙里的万屋坐标呢?

所以,请在场的审神者带自家付丧神去安检处检查,过关了才能放出去。如果审神者不在身边的付丧神,就赶快发紧急联络给他们,让自家审神者赶快来接人。

接下来就是一堆免费的紧急对外联络渠道通知。


“现在怎么办?”四个人压低了声音,窃窃私语。

按道理,他们是要通知老唐过来,但是用膝盖思考都能想得到,那些对外联络渠道肯定有人在监听。

“不要慌。”最后还是三日月拿定了主意,“正常的向主君汇报实情就好,他借给我们的东西,还要带回去的。”

几人眼神迅速交流了一下,三日月说得模糊,是怕茶馆里有人窃听,不过大家都明白那个“借来的东西”就是装有暗堕刀剑的手提箱,老唐肯定一听消息就知道是什么。而这些东西要是等会在检查时暴露出来,别说他们要完蛋,作为审神者的唐尊明也跑不了。

“明白。”烛台切镇定自若的整理了一下衣领,“我去外面的联络渠道排队通知主君。”

“麻烦你了,光忠。”三日月冲他点点头,小黑同志的社交能力,他老人家很放心。

加州清光看了一眼周围环境后,主动说:“我陪你去吧。”

“嗯,也好。两个人能互相有个照应。”


很快,还在本丸翻修的老唐就接到了紧急联络信息——只见狐之助忽然浑身僵硬,双目放光,在墙壁上投射出烛台切光忠那张焦急的俊脸来。这一幕,看得老唐蠢蠢欲动,险些把人家式神的眼珠子挖出来研究一番。

“什么?有核弹打下来了?”

“是啊,”烛台切光忠很愧疚地说,“得麻烦您跑一趟来接我们了。”

“现在吗?”老唐反问道,“可是这边还没装修好,现在还是下午诶……要不,你们继续喝个茶?等我晚上再过来接你们?”

烛台切光忠:“……”

不是吧!我们都被核弹袭击了!您还在忙于翻修屋子?!


“现在被困的人多不多?”

“比较多……”

“那就不怕啦,你们看一下情况,找人打牌搓个麻将什么的,时间不久过去了嘛。等着啊,晚点再来接你们。”

“……好吧。那您一定要来哦。”他勉强露出了一个称得上是帅气的笑容,但怎么看都很委屈。

“知道了知道了。”

唐先生不耐烦地挥着手,挂断了电话。他还要去主持厕所的修建工作呢。


万屋这边,走出通讯屋的烛台切与清光面面相觑,两个苦命的人儿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

——主君可别到今晚不过来啊,那样的话,大家都要在这边过夜,难道他们真的要在24小时营业的麦当劳里对坐到天明?










题外话:

是不是被上一章给吓到了?

哈哈哈我没有嗑药啦不要方啦!

又在一拍大腿做出了不经头脑的决定

不行,我不能那么咸鱼!
我一定要在9月底之前搞定老唐同志!
我要假装自己能够坚持日更!
还没完结啊各位,别被最新更新的那一章给吓到了!

该死,什么图都加载不出来了
生无可恋

都让开!审神者要开始装逼了·30

人物OOC,不喜勿入

关于前文的链接在此 目录

———————————————————————

半个时辰之后,装修队在狐之助的带领下准时上线。

工头是个头戴黄色安全帽的路人大叔,那种扔到人群里一秒不见的类型,但是看起来十分老练,对于老唐的各种稀奇古怪要求都能及时准确的理解。

“带仓库的厕所?单独的小仓库是吧,里面要放……肠胃药和纸巾?好的我明白了。”

“要在您的卧室底下建一个密室,最好再加一条通往外界的密道?那可能得加点钱哦,啊,狐之助先生来支付是吗,好的,我让我助手去跟它谈。”

“可拆卸的纸门?以后坏了就直接自己换新的?呃,抱歉,这个不在我们的业务范围内,您得去和家具公司的人谈这个。”

老唐这边在跟装修队的人聊得如火如荼,对于新房子表示美好期望,却不知道万屋那边出事了。

出了啥事呢?

并不是大家吃饭吃到没钱,必须留下来洗碟子偿还债务;也不是有谁跟别人发生了冲突,打架斗殴进了局里喝茶;更不是那个能够隔绝暗堕气息的箱子被谁手贱给打开了,关乎小伙伴的性命,三日月宗近再糊涂也把它看得死死的。

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有一颗核弹,正面直接砸中了万屋。
















全剧终嘻嘻嘻嘻。

都让开!审神者要开始装逼了·29

给 @银桑家的糖分 的2000fo点文更新

人物OOC,不喜勿入

关于前文的链接在此 目录

——————————————————————————

在三日月率先表态后,大家总算开始讨论起要如何才能帮审神者擦屁股的后续问题。

没办法,老唐这人不靠谱,连明明十拿九稳的事情都会出篓子,连带着下属们也要吃苦受累。

在听完一系列比自己更加不靠谱的主意后,审神者终于意识到——三个臭皮匠赛过诸葛亮这句话不是什么时候都适用的。

于是他很民主的一拍桌子做了决定。

“都听我的!散会!”

大家:???

只听老唐霸道的宣布,“大家该干嘛干嘛去吧,抓紧最后的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大家:这已经是自暴自弃了吧。

三日月宗近还想开口劝点什么,老唐一抬手阻止了他,“别怕,我有后手。”

老人家呵呵一笑,果然不说话了。


既然老唐请了云泽出手,像他这种大妖怪,想怎么搞死别人,那都是很轻松的一件事。

其实单纯杀人的话,老唐自己也能上。主要是当初老唐希望云哥能抓住对方的魂魄,进行自己的下一步计划,所以才用七天为期限——时间一到,魂魄离体已经到极限而消散,那么对应的身体也就该死了。

老唐平时不算是个太恶毒的人,甚至可以说是个憨厚搞笑的大叔,但对付恶毒的人,他只有把自己变得更残忍才行。

就好像给此地带来黑暗的前主,又好像他身上那日夜折磨的诅咒,不狠不行。


等到其他人都离开了大广间,老唐站起身,发现压切长谷部在自己身后亦步亦趋的跟着,不由得很奇怪:“你干嘛跟着我?”

“侍奉主上,即为近侍的职责。”长谷部恭恭敬敬地回答。

老唐不明白什么是近侍,一听解释才明白这其实就是类似秘书+保镖的存在。

哦,有句话说得对——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不不,唐尊明你可是直男,怎么能做出那种事情?不就和本丸的前主无异了?

“那行吧。”老唐瞅瞅他,“那给你个新任务。”

长谷部一听就肃然起敬,“是!”

“帮我去找狐之助出来。”

还在暗堕状态的近侍先生:“……”

狐之助虽然外表可爱,但说穿了就是政府的眼线,要是它看见尚且暗堕的自己,岂不是药丸!

“主……”长谷部一瞬间仿佛被掏空了身子,他语气绝望的说,“恕难从命。”


老唐叹了口气,也没有怎么生气,只是很同情这小傻瓜,“哎,跑个腿都做不好,你还是下去休息吧。顺便告诉所有人,我今天翻修本丸,叫他们做好暂时出门浪的准备。”

于是长谷部委委屈屈的去通知各位了,他已经很努力了,但他真的不想因此而暴露自己导致狗带的下场。


等人一走,老唐就用灵力直接召唤出了狐之助。

“唐大人,有什么事情吗……”狐之助开心的叫唤,忽然它脸色一变,“咦,怎么有暗堕的气息存在?”

不过老唐对此早有准备,只见他从袖子里掏出了一具医用人体骷髅,上面还滴着透明无色的刺鼻液体!狐之助都惊呆了!

“你闻到的是福尔马林的味道吧?”

——什么人会随身携带这种东西啊摔!


“应、应该是吧。”狐之助害怕地缩成一团,“您叫我来,是想做什么呢?”

“啊,之前我不是把维修清单和资金交给你了吗。”

“是的,唐大人。”

“我想今天就让人来翻修本丸吧。”

狐之助一听,表示吃惊:“那么急吗?”

“嗯。”老唐煞有其事的点头,能不急吗,再不翻修的话,死前都住不上新房子了。

“那好。”狐之助舔舔爪子,“我将在半个时辰之后带装修队前来,请您在这半个时辰里,妥善安排刀剑男士们的去处,收拾好自己的财物与重要物品。届时请您留在本丸里观摩指点,我们将会在今天落日下山前完成所有翻修工作。”


老唐答应了。

把狐之助一送走,他就冲进自己的房间里,打开了之前从万屋里拿到的那个快递包裹(还有人记得它吗)。

包裹打开,是一个银白色的寻常合金手提箱,箱子里也只是一些不值钱的小东西而已。

但是老唐在箱子里面一抹,灵力激发了箱子内侧刻画着的符文阵法——“嗡”的一声,内层被打开了。

里面躺着各色瓶瓶罐罐,有的上面还画了一个骷髅标志,甚至还有一把没有组装起来的电狙炮。

不过他没有在意,把这些东西都收进袖子里,随后倒空了箱子。

老唐提着手提箱冲进了每个人的房间,把所有暗堕的刀剑都强行驱散灵力,变回本体后,塞进了那个能够隔绝时之政府海关检查的箱子。

“咦咦咦?”

“等等,主……”

“这是怎么回事……”

江雪左文字等人目瞪口呆的追出来,发现老唐把那个箱子塞给了三日月宗近。

“你拿好。”

老人家抱着性命攸关的手提箱,不敢怠慢,“是。”

 “小黑,过来!”

烛台切光忠连忙跑过来,老唐扔给了他一个钱袋。

“你们去玩吧!”

“那这个箱子会不会泄露气息……”

“不会的不会的。”

老唐伸手往箱子的密码锁上一抹,灵力滑过整个箱子,它一瞬间又变回原本那种平淡无奇的感觉。

“就算是核弹正面击中它,也不会出问题的!”

谁知三日月宗近忽然开口,“等等,您能不能重新打开它一次?”

老唐会意,知道他可能有新的小伙伴要塞进来,立刻同意了。

三日月转身进屋,过了两分钟后,他捧着一振满是黑气,上面还缠绕着刻有符文铁链的刀剑走出来。

“还有这一位。”三日月对于手上那些强烈的暗堕之气几乎是无视的态度,脸上笑容依旧的说道,“可别忘了这位殿下。”

老唐没见过这是谁,但他听见周围的人都下意识地猛抽气,顿时笑了起来:“想不到您还玩金屋藏娇这套游戏?”

其他人:……

三日月宗近同样报以微笑:“世事艰难,唯有老当益壮了。”

“三日月阁下真不愧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啊。”

“哈哈,哪里比得上主君您宝刀未老呢。”

老唐:“不敢当不敢当。我还青春年少呢,比不上三日月你们这些老前辈了。”

三日月宗近:……

大家听完两个臭不要脸的家伙互相嘲讽一波后,老唐也总算好奇的随手打开了封印箱子。

“说起来,这到底是谁?”

“哦,这位您是不认识的,是膝丸殿。”


2000fo点文结果


再次占个tag,不好意思

昨天的抽取结果出来了,分别是以下三位朋友中了点文。

 @reike酱 怎么是你哦……切叔的乙女向甜文是吧?

 @银桑家的糖分 这个人要看老唐,哼,就不

 @Mijnliefde 港真,鱼婶的故事早就被我忘记了……

恭喜以上三位,也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昨天实在太困了,刚过23点就睡着了,所以只能推到今天再说。

现在我先去睡觉了,不对,上班,点文什么的慢慢等吧,前面还有一堆等着我的点文呢~

再会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