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天_佛系休养生息

社畜工作狗,每日为了摸鱼而努力
身体最近不太好,一切随缘中

要不是为了围观亲友的文,我大概都不会再回来

哈哈哈哈一本满足!我永远爱基友!

终于……终于收到了!
迄今为止我个人认为最漂亮,也是最难收的京都巡游刀剑御朱印第三弹!
它推出的时候我还没入坑!
啊!开心!

气死啦!为什么所有活动都在南山区!在罗湖福田龙华都好啊!是不是全深圳只有一个南山区了!而且还是周日……
溜了溜了,去不起,第二天5点起床的上班狗惹不起

好惨,脑海里有四部更新的灵感……
然鹅没时间写

我要去!hrk爷啊!

真是气死了,难得喝一次米芝莲,居然喝出了蟑螂,好家伙,店员还问我“奶茶口感没问题吧?”
气炸。

都让开!审神者要开始装逼了·54

事实上,离开手提箱的付丧神们就像是脱了缰的野狗,集体迷路不说,还走散了。
“骨喰。”
“是,三日月殿您有何吩咐?”
“我突然有点饿了,要不我们吃点东西再去找主君他们吧。”
此时正值中午,路过厨房门口的老人家在闻到诱人香气的时候,忽然走不动了。
听闻此言,骨喰藤四郎的内心被一群问号所占据。
过了几秒他才震惊地说:“不吃不行吗。”
“不行。”
“……那您就吃快一点吧。”银白发的胁差少年由衷地叹息道。
“好der,没问题~”老头子高兴地走了进去,里面很快传来厨师们惊怒的质疑声。
“你谁啊!快出去!”
“厨房重地不得入内!”

但是很快,随着吃货老头子的两三下攻击,这些五大三粗的厨师都趴了。
笑着打完架的老爷子转过身,“骨喰,一起来吃点吧。”
面对老人家的热情招呼,骨喰丝毫不为所动。
他,骨喰藤四郎,粟田口家骄傲的一份子,他就算是在这座山上迷路到饿死,被同伴拖累到被人砍死——也不会吃这里的一口东西!
过了一会儿。
“好吃吗?”三日月扭头看向坐在旁边捧着个盛满酱油和芥末的小碟子在吃生鱼片寿司的少年人。
骨喰闷闷的吃掉一个蓝鳍金枪鱼刺身:“真香。”
…………
……
膝丸站在这间看似寻常的房间门口,他的鼻子抽动了几下,似乎闻到了什么味道,目光骤然加深地转向里头。
“膝丸,你还好吗?”长谷部一手摁刀注视前方的走廊有无异样,同时轻声的问。
“……啊。”身形消瘦的太刀抬手摸了摸薄绿色的刘海,发丝下面的那只眼睛里燃烧着复仇的火焰,“我闻到了仇人血脉的气味,就在里头那面墙的后面。”
如果他的哥哥髭切在这里的话,肯定要吐槽这家伙是狗狗丸或者嗅觉丸之类的……可惜没有,而膝丸也自然失去了自己的枷锁。
“那你还在等什么呢?”压切长谷部面无表情地说,他紫色的眼眸依旧深沉地望着前面的走廊,“快点解决掉麻烦的东西,我们还要去找主汇合。”
膝丸的嘴角勾起冰冷血腥的弧度,那是他在踏入这个地方后露出的第一次笑容。
“当然……不会让长谷部你等太久的。”

 

都让开!审神者要开始装逼了·53

人物OOC,不喜勿入
关于前文的链接在此 目录
————————————————————————————

前情提要:老唐炸了灵堂并成功逃走,只留下十分欢乐的现场和一地鸡毛。
*

事实上,就在老唐成功搞事、在灵堂里打砸一通的那会儿,另外一边那些待在手提箱里的刀剑们就隐隐约约感觉外边不太对劲了。
三日月依据那副欢乐树下好朋友的口吻:“哈哈哈,外边的人类们好像很惊慌,出什么事情了吗。”
长谷部则是很冷漠:“反正也没跟我们有多大干系。”
“别这么说嘛,我们还可以出去看看有没有机会去落井下石啊。”
“……您可真是阴险呢三日月殿。”
“过奖了,哈哈哈哈。”

这时候厚藤四郎忍不住插上两句话:“说起来现在不是讲笑话的时候了吧两位?大将临走前不是给我们下达了命令吗?”
三日月:“嗯,他下达的命令就是【你们见机行事吧】……”
所以这到底要怎么个见机行事嘛?
众人不由得陷入沉思,然而随着外面的慌乱声越来越吵闹,长谷部感觉自己的尾巴像是冒火一样,终于坐不住,想要出去看看。
“我认为还是大家一起出去有个照应,总不能让长谷部你一个人在外面身陷险境吧?”烛台切光忠好心地说,同时看向了沉默寡言的其他人:“你们说是吧?”
加州清光:“……”
膝丸:“……”
骨喰藤四郎:“……”
江雪左文字:“……”
小夜左文字:“……嗯。”
五个人中只有一个人回答了,光忠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但他假装无视了这份尴尬,率先开箱子爬出去了。

箱子外是摆满物品的储物柜,一列列的摆放于房间内。漂亮的前台小姐姐背对着他们,浑然不知一群搞事精正在自己身后上线。
由于老唐在外头又是开火又是满山乱跑,把大半个庄园的守卫力量全部给吸引走了,以至于这边的警卫反而只剩下寥寥数人,而且也个个心不在焉的想知道那个闹事者到底被抓住没有。
当内心隐隐担忧外边的前台小姐姐察觉到身后的异样时已经晚了——烛台切非常绅士地一手刀敲在人家姑娘的脖子上,把人打晕后还不忘贴心的放在用于休息的长椅上,把不知道哪位客人的大衣盖在了小姐姐的身上,一副安然入眠的美好光景。
“走啦光忠先生!别在那里撩妹啦!”厚在门口招呼道,性子急的付丧神,诸如膝丸早就一脸深仇大恨的冲了出去了。
“我不是我没有!”烛台切光忠下意识地反驳道,然而三日月宗近则是勾着他的肩膀把人给强行拖走了。
“哈哈哈,年轻真好。”
“这跟年不年轻完全没关系吧!我只是不想看到晕厥的女孩子躺在冰冷冷的地板上啊!”

看着这两位太刀的背影出门,跟在后边的加州清光不由得叹了口气,“一群笨蛋。”
小短刀也煞有其事地点头。

 

朋友家的髭切黏土人今天到货了……
然鹅。

阿尼甲:啊啦……前面那个谁好像在哪里见过?在哪里呢……
茨球:被安排的明明白白.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