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天_彻底闭关中

LOFTER已卸,有事请留言。
若无意外,年底出关。

《天才枪手》的电影观后感


(图来自百度百科,侵删)

今天去看了一部正在上映的电影,《天才枪手》,我觉得可以排进我个人的年度最好看电影前五了。

我要给你们卖安利!我要为这部片子打call!

(以下涉及大量剧透,想要去电影院一睹为快的朋友就慎重选择要不要继续往下看吧)

 ↓

 ↓

 ↓

 ↓

 ↓

 ↓

所有的事情都起源于两个女生之间平凡无奇的友谊。

这是学生之间常见的事情——成绩差的白富美央求自己的学霸好友对自己的成绩进行辅导,学霸尽管家里贫穷,但颇有个性。为了帮助闺蜜,女主小琳开始了人生中第一次作弊。

她把答案写在橡皮擦上,通过传递橡皮擦来传递答案。

怎么样,眼熟吧?这熟悉的套路,相信也是许许多多人的回忆或是经历。

小纸团,手势,眼神,转笔……这些东西和作弊的小技巧,相信只要是一个学生,多多少少都会了解一些。

自此作弊之后,闺蜜将女主的能力告知了自己的男友,同为富二代学渣的小巴,小巴兴许是继承了父辈的生意头脑,竟然将这个作弊行为扩展成一门生意,并答应通过一门考试一人就给小琳3000泰铢(约600人民币)。

面对金钱的诱惑,小琳没能忍住,她精心设计了一套作弊代码,以包括《致爱丽丝》等四首钢琴经典名曲为选项。凡是加入这门“生意”的人都必须记牢她的四个弹奏手势……就这样,班里的学渣们成绩一路提升,小琳看着存折上不断上涨的金额,也相当满意。

然而好景不长,在一次校内大考中,男主角班克无意中发现了有人在抄袭女主的答案,他主动提醒女主,得到小琳意味深长的微笑一枚。这还没完,他又向老师举报。

那位监考老师似乎是被有钱的家长们给收买惯了,对于作弊行为充耳不闻。班克下了狠心,索性直接告到了校长室。

班克也是个穷小子,他是个字面意思的书呆子,性格纯良端正,平日里努力用功,孝敬母亲,梦想是拿到新加坡大学的全额奖学金,出国读书改变命运。但是他的这一系列行为,导致女主的作弊行为被校长发现,取消了所有的奖学金,还要补交学费(她之前是特招生)——愤怒的小琳认为是班克为了奖学金不择手段的举报自己,殊不知站在校长门口的班克懊恼的整个人都恨不得缩起来。这个单纯的孩子不知道自己行为的后果会如此严重,他原本以为只是重考一次而已。

小琳的父亲痛骂这个女儿,并让她断绝出国的念头,把“补习费”全部退回给其他同学,老老实实地在自己身边念书,不许再作弊或者干枪手这一行了。

本以为事情就此结束,谁知随着高中学业将近结束,全球的STIC考试在即,富二代小巴的父母见自己儿子最近成绩提升迅猛,以为他终于成为学霸,想送他和女朋友出国留学。

万般无奈之下,两个真正的学渣开出了60万泰铢的高价(约11万人民币),恳请女主出山相救。原来在那次事件之后,小琳就逐渐淡了与这群富二代的关系,但是STIC考试时全球统一出题,同一时间考试,不允许携带任何无关的设备,作弊的难度系数极高。

问题是小琳不愧是天才,想到了利用时差来作弊的方式——她先在东边时区的考场考完,拿到答案后,传回给西边时区的曼谷等考生,利用时间差进行作弊。

为了考试更可靠,小琳希望能多一个帮手,也就是班克,但她觉得对方一身正气并不会入伙。富二代小巴听从她的建议,暗中使出了下作的手段,在考取新加坡奖学金的前一天把班克打进了医院,从而最终逼迫班克入伙。另外,他们寻找更多的顾客,从中赚取价钱,事成之后,小琳和班克都能够分到至少一百万泰铢(约20万人民币,后变成每人两百万泰铢)。

就这样,一场轰轰烈烈的作弊大战打响,班克与小琳这两个曾经的冤家对头,被命运玩弄的失败者,终于联手起来飞往悉尼,决心要成为战胜泰国教育制度的天才枪手……

*

整部片看下来可以说是温和版的激战大片,于无声处听惊雷。

导演运用了泰国鬼片最擅长的制造悬疑和惊悚技巧,将一场场考试刻画的惊心动魄淋漓尽致。哪怕尽管知道最后的正面教育结局,依旧忍不住为考试中的两人而揪心不已,心脏跳得猛烈。

看完片子,一同观影的好友非常心疼班克,那样干净纯粹的男孩子,被这群人渣和命运逼得一步步被黑暗蚕食,最终再也没办法爬出来,反而像出千成功的赌鬼那样无法自拔,不赌到倾家荡产,绝不回头。

但我更加偏爱女主,是的,一切错误的开始都是从她身上发生,说实话,她长得并没有传统泰剧里那样漂亮夺目的主角脸,但我偏爱她脸上那样高傲又有些淡漠的气质,她是那样的与众不同,哪怕是看着身家比自己有钱无数倍的那些同学们,依旧有种神气活现的骄傲感。她越到后面气场越有两米八,却像是想要依靠个人的微小力量,来对抗这个不公平的世界。

班克的记忆力强,但是小琳的心理素质更佳。两个人走上考场时,班克面无表情的走在后面,而小琳握着铅笔,如同握着自己的刀剑,眼神凌厉,大步向前——最后,班克沉迷于这种赚钱方式,而小琳,却跳出了这个一错再错的深渊。每个不同的选择,都是每个人的性格在使然。

其实我觉得小琳是喜欢班克的,他们的同台竞赛之前,小琳伸手为男生捋顺了刘海,摸平了衣领——如果你没有一点点喜欢这个人,你会为他做这种事情吗?后来一系列事情也证明了,两人在悉尼歌剧院前合影,作弊被抓后试图共同分担责任,也包括小琳握住又被甩开的那只手……一切的一切,都是小琳从未说出口的喜欢和失望。

但所有的故事,都在小琳的自首与口供中画下了句号。

几条时间线的精巧穿梭,悬疑惊险的制造,看似平淡实则杀机四伏的对话,考场上杀红了的眼睛,年轻人对于泰国教育体系的抗争,贫富差距带来的恶果……所有的片段,串成了这个精彩绝伦的故事。

真的,强烈安利这部片子,五星推荐,非常值得一看。

 

 


就是要看大佬们的车!握拳!
……看到这个表情包,顿时打了个哈欠,妈的困死了

都让开!审神者要开始装逼了39

人物OOC,不喜勿入
关于前文的链接在此 目录
上完课回家,刚刚在地铁上手机打的,沉迷学习的我祝大家国庆快乐吧【这也太迟了好像
——————————————————————
老唐甩掉了平安刀智障二人组后,抱着某个想法,来到了厨房想找烛台切光忠。
然而厨房里空无一人,但是案板上切好的葱蒜和一旁大锅里烧着的水,无不说明了这里的厨师应该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
“嗯?什么汤那么香?”
老唐顺着香味凑到大锅边,他盯着那一大锅咕噜噜的米白色汤汁,体内关于泡澡的潜在渴望又开始蠢蠢欲动了……

所以,当烛台切拎着一袋刚从外面摘回来的蔬菜,推门而入时,他就惊呆了。
……他的【特制·光忠的玉米排骨汤】很明显已经完蛋了。
因为自家新主君已经泡在汤锅里了,看他惬意的表情,似乎是在泡温泉而不是正在烧的热汤里。
此人边泡还边伸手从锅底里捞出两块排骨扔进嘴里咬。

烛台切光忠强忍了片刻。
最后他实在忍不住自己的怒火。
于是他把那兜蔬菜猛地砸向那个开始吃玉米并把骨头扔在地板上的傻瓜。
“吃泡澡水里的配料一点也不帅气啊笨蛋主君!”
…………
“啊,其实我今天来找你,是来拜托你一件事的。”
被人从锅里扯着衣领提出来的老唐厚着脸皮开口,根本不在意浑身湿哒哒的衣服正在往厨房地板滴水,搞得他现在脚下都一大摊汤水了。
光忠恨不得把这个家伙一脚踢出厨房的神圣地盘,只好耐着性子问:“难道是让我再煮一锅洗澡水?”
老唐:“……不是。”
“麻烦你给我做足够两百人份的甜品吧。每样都要好吃哦。”
既然不是要求煮洗澡水,那光忠就没有继续发火了,他很疑惑审神者需要那么多甜品做什么,如果是自己吃,外面的甜品店不是还可以送外卖吗。所以他就问出了问题。
“外面那些甜品的防腐剂放太多啦。”老唐听到他的疑问后给出了答案,“因为是要求人办事,所以还是觉得自家的食材会干净一点吧。”
——【自家的】,【食材】?!
这两个词令人怦然心动,光忠的新东方厨师之魂瞬间熊熊燃烧。

“交给我吧!”他帅气的说道,不再追问,同时一边往自己身上系围裙,一边把审神者往外赶。
老唐被人推了出来也不生气,而是用热情洋溢的口吻鼓励他,“加油!鹿小……黑!”
小黑:???
这是什么见鬼的新外号?

老唐离开了厨房,想要去手入室撸猫……哦不是,是关心老年下属,不料才走了几步路,江雪左文字就从走廊对面的拐角处冒了出来。
江雪一眼就看到老唐这只落汤鸡。
他虽然不像歌仙那样狂热的喜爱风雅之道,但个人清洁还是做的很到位,所以有点小洁癖也不奇怪。
现在,这位小洁癖的付丧神看到了走路都在滴水的唐大人,险些以为这家伙终于暴露原形要像雪糕一样融化了……这个设定想想还挺带感的。

雪糕先生见到江雪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久久的不说话,顿时有点尴尬。
“那个,江雪你来做什么?”老唐干巴巴的问。
“……路过。”
由于某些人的不会聊天特技,场面变得更加尴尬了。
老唐决定一定要打破这尴尬。
还好,江雪似乎也意识到空气中充满了冰冷的空气,便说:“您刚刚跌落水中吗?”
“不,我自己跳下去玩的。”
江雪:……
惨了,他觉得自己救不了这尴尬癌了。

长发的僧刀瞅了他半天,最后长长的叹了口气:“您这样,容易生病。”
“啊,我是付丧神呀,”老唐不解气氛的回答,“不会感冒的……”
江雪实在受不了这个智障了,于是他做了一个让老唐震惊的举动。
…………
片刻之后。
坐在手入室撸源氏刀的三日月宗近忽然听见门外脚步声,当即松开手,把原本泡在池子里的吃瓜猫仔给一下子掉下水去了。
“三日月!”膝丸难恼火的抓着手入池的边缘,终于找到机会从水底冒出头来,他愤怒地说,“那个家伙说把我当猫来手入,你还真就把我当猫了啊……”
他话音未落,就看见三日月压根儿没理会自己,而是转头看着门口。
薄绿色发色的付丧神郁闷地捋开湿漉漉的额前刘海,下一秒也看到了老唐。

这是一只浑身裹着深蓝色袈裟的老唐。
三日月抚掌大笑:“主君终于看破红尘了吗?真是可喜可贺。”
膝丸沉默片刻,他虽然跟这新来的审神者不熟悉,但这个时候也不妨碍他说一句台词。
“……哦呼。”



广州!广州!!
哈哈哈哈真剑要来广州啦!!
啊!上帝!我来给大家表演一个反复爆炸!

都让开!审神者要开始装逼了·38

人物OOC,不喜勿入

关于前文的链接在此 目录

——————————————————————

加州清光一脸抑郁的想走,他当然不可能因为别人的一句话就真的羞愧到去剖腹谢罪。不料在他准备离开之际,老唐忽然叫住了他,然后从自己袖子里摸出了一把令对方眼熟不已的刀。

“喏,还你。”

清光顿时走不动了,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本体刀,感知中那种隐隐的联系又恢复到正常状态而非像以前那样被阻隔——发现上边确实没有多一个牙印或者缺口后,方才狂喜的扑过来。

“谢谢主人!”

“不用谢,儿子。”由于清光弯腰接过了刀剑,于是老唐顺手摸摸对方的脑袋,展现了一把撸毛茸茸的高超技巧。“这刀送你了。”

清光:……

这本来就是他的本体刀,真亏这家伙说得出口。

不过等失而复得的东西回到自己手上,黑发红眸的付丧神方才稍微冷静了一点:“主人为何要把它还给我呢?”

老唐皱了皱眉:“你不要?那给回我吧,拿去卖说不定还能卖一点钱。”

这话吓得初始刀再也不敢留下来问什么废话,一溜烟的跑了。


看着这个小笨蛋撒腿狂奔的背影,老唐面露无奈的微笑。

他不希望以后手下跟人准备干架时,还会因为没带武器而苦恼。

而且这东西,在大家轮流浸泡了一遍手入池后,他就计划着还给人家了。

你说再来一次被袭击?

怎么会呢,他儿子可是他的迷弟。


老唐屁股下的那头老牛十分不满,因为它被迫趴着的姿势已经超过了十分钟,这个白痴人类真是重的像头猪。

“解决了清光,还剩下一个家伙。”老唐摸摸下巴,从那个神奇的袖子里,再一次,摸出了一振新的太刀。

这刀,正是本丸前主所留下的所有刀剑付丧神中,唯一还没有恢复人形的刀剑。

要怎么才能唤醒刀剑呢?

同为刀剑的老唐经过深思熟虑后作出决定,只见他举起这家伙,往马厩里角落里的那堆牛粪的方向用力一摔!

“就是你了,皮卡丘!”

…………

……

“够了啊你!”太刀尚未落地,就化作了人形,“再怎么样也不能把源氏的重宝扔出去啊!”

他话还没说完,就惊恐地看见自己脚下有一大坨散发着异味的……不明物体。

“啊——”苏醒没超过半分钟的付丧神惊恐地大喊起来。

谁知老唐的速度比他落地还快,几乎是将它扔出去的后一瞬间就冲了过去,刚好掐着时间蹦到对方面前的不远处,抬起手印在对方的胸口——“哈哈哈,吃我一记隔山打牛的掌法吧!你这贪睡的猫仔!”

一脸懵逼的薄绿色猫仔被毫无意外的直接打了出去。

此时正巧门又开了,三日月宗近那张笑意盈盈的脸出现在门外:“主君——啊呀!”

倒飞而出的膝丸直接砸在他身上,神经病审神者那修炼了上百年的单手狗臂力成功的做到了“隔着一个打一个”的有猫饼效果。

怎么突然就变成武侠风了啊喂!

三日月也被撞倒在地,半天都哼哼唧唧的爬不起来。倒是躺在他胸前的猫仔同志明显生无可恋,他没怎么受伤,眼泪却怎么也忍不住的往下流。

“阿尼甲……阿尼甲有人欺负我……”

“哎呀……爷爷我的腰啊……”

老唐扔了两个新买的加速札给他们,头也不回地朝厨房走去,“三日月,帮我去手入室撸猫吧。我晚点再过去找你们谈话。”


……是的,他只是不想有人妨碍自己去厨房找厨师的计划罢了。

不过老唐也没想到,会有其他人受到波及。

毕竟如果三日月不出现,猫仔最多就是飞出马厩摔进外边的池塘里,也不会受什么伤——现在好了,两人都瘫成智障了。

所以怎么想,都是三日月宗近和猫仔自己的错!哼!










题外话:

手入室二人组:

爷爷&猫仔切:???

给只有4句台词的猫仔切打call

今天在微博的雷文吐槽中心看到了一个七月份的投稿……本来不想说什么的,但是实在按捺不住吐槽的心情,于是就暂时出关了。

都让开!审神者要开始装逼了·37

人物OOC,不喜勿入

关于前文的链接在此 目录

      下班前来一发  

——————————————————————

陪葬?

付丧神们被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给惊呆了。

虽然得知前主已死这种消息很是大快人心……但是他的家人根本就是一丘之貉吧!

多大脸?不去诅咒那家伙就很好了,还要他们给那个王八蛋陪葬??

——历史上就连天皇和幕府将军都没有这个豪华待遇啊!

一帮人站在院子中,看着老唐潇洒离去的背影,面面相觑。

过了好半晌,厚那心直口快又有点不安的声音响起:“我们不会被大将给……”

骨喰面无表情地打断了他的话,“不会的。”

这个时候,大家觉得有一个同类当审神者,好像也不是什么坏事。

至少同为付丧神,不大可能把下属交给别人去陪葬。

倒是三日月宗近捡起地里那张沾满尘土的黑色请柬,打开看了看,脸上的笑容有些古怪。

“哎呀,看起来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其他人:……

三日月殿您别这样笑着说话啊!我们心很慌的!

“为什么这么说呢。”光忠问道。

天下五剑合上请柬,笑容依旧,“因为上边说,对方愿意出十倍的资源给我们的新主君,甚至可以帮忙锻一些难得出现的刀。以换取我们这些……旧的刀剑。”

“……”

气氛更加沉重了。

“不可能!”压切长谷部一脸坚定,“主才不会把我们给卖了!”

“你敢替主君打包票?”有人吐槽。

长谷部顿时哑火了。

其实他也很心虚,毕竟大家先前种种劣迹搞事不说,再看看老唐那市侩抠门的性格……用这群暗堕的刀剑,换一些乖巧听话的稀有新刀和大笔资源回来,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的事情。

三日月宗近收敛了笑容,将请柬放进袖子里,说道:“都散了吧,该做什么做什么,我会尽快与主君谈谈此事的。”

所以说老人家不愧是本丸的支柱之一,他这话一出,就仿佛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

只是……

待人群散开后,依旧站在院子里的小夜左文字忧伤的扯扯哥哥的袖子,“我们要是被主君卖掉,他会不会照顾我的榴莲树?”

“……”,江雪心疼的摸摸弟弟的脑袋,“他会吃光那些榴莲的。”

小夜委屈死了:“……我的榴莲。”

看起来都要哭了这孩子。

此时的老唐在做什么呢?

他在算账能卖多少钱……哦不是,是在第一时间抱大腿——自然是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云泽先生。

结果云泽的留言提示竟然说自己最近有事回国一趟,有啥问题请拨打另一个电话号码。

老唐挂断了嘟嘟响的电话铃铛,忧愁的一屁股坐在老牛身上。

他知道这个新电话号码的主人是谁,但也知道,请那位出手相助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唔,看来得麻烦光忠出手了。”他在马厩里自言自语,“也不知够一百人吃的甜品份额够不够。”

——原来你还是记得人家的真正名字啊!

就在他思考之际,马厩门口忽然探出一个脑袋。

“主人?你……怎么在这里?”

原来是加州清光。

老唐点头,表示看到了他:“儿啊,阿爸在思考人生呀。”

“……”

你们自行想象清光的表情吧。

“我才不想当你的儿子啊。”清光有气无力的推门而入,站在他面前,旋即神情又变得不安起来,“那个……”

“嗯?”

“我是不是给你惹麻烦了?”黑发红眸的年轻人小声的说道,“如果我开门前先在猫眼上看一眼的话……也许就不会闹出这事情来了。”

老唐认真的想了想此事的缘由,他这么通情达理的人,面对难得委屈的下属,当然是选择……

“是啊,你这次给我惹了超级大的麻烦,快点剖腹谢罪吧小笨蛋。”

都让开!审神者要开始装逼了·36

人物OOC,不喜勿入

关于前文的链接在此 目录

工作闲暇摸鱼,鱼真肥啊

——————————————————————

外表恢复正常的刀剑们又过上了看似正常的生活。

然而他们一直处于蛋蛋的忧伤状态中——造成这一切原因的当然就是老唐本人。

他不是指导小夜种榴莲树,就是带着厚去挑粪施肥,甚至还拉着长谷部一起去澡堂里打水仗,要不然就是把烛台切挂在马上一路超速飙车去买菜,到头来颠得人家的腰都要断了……大家苦不堪言,甚至开始觉得这位新来的审神者并变态前主更糟糕。

你是喜欢变态还是精神病?

对于这个本丸的人而言,真是个好问题。

他们表示不想回答。


这天,被大家委托重任的三日月宗近找到正蹲在门口吃面条的唐先生,委婉地向他转达了群众们的观点。大意是大伙儿现在只是外表看起来正常,内心还是……很受伤的,请您可以少一点折腾那些孩子吗。

这话可以说是相当委婉了。

然而老唐毫不领情,“以前暗堕的理由还情有可原,但现在他们依旧暗堕未愈,那八成是太闲了。”

三日月:“欸?”

“所以要让大家伙动起来啊。”

天下五剑想把眼前之人的脸摁进那碗热腾腾、浇了红油的面汤里。

于是老唐说到做到,每天跟磕了药似的使劲折腾别人折腾自己,最后就连马厩里的那头老牛都累坏了。

牛:我为什么也要帮他收拾烂摊子?


不过这样折腾的日子也没有几天,因为一位不速之客就登门造访了。

那天给他开门的人是加州清光,这个黑发红眸的年轻人原本是在客气而礼貌的微笑,谁知一看来者,他的脸色就急速变幻,整个人阴沉下来。

“你来做什么?”

来者非常高傲的眯起眼睛,鼻孔朝天地回答道:“滚开,与你无关。”

“怎么会与我无关!”清光见到他就跟见到仇人似的,“你这家伙,怎么还敢出现在我们面前!”

清光气得炸毛,手摸上腰间,却摸了个空——他这才想起,自己的本体刀被某个新来的主人给表演吞剑“吃掉了”……

“发生了何事?清光,来者是谁?”不远处传来江雪左文字的声音,他穿着一身内番服,神情平和的抱着一个装满蔬菜的竹篮,正好路过此地。

然后他也看见了那个西装革履的不速之客和神态阴沉的加州清光。

僧刀沉思了一下,在琢磨自己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此人。下一秒,他直接抡起菜篮子,向门口那人投掷而来!

初始刀吓得向旁边躲开,倒是站在门口的男人被猝不及防的砸了一脸西红柿鸡蛋茄子番薯南瓜小白菜豆角……那身笔挺的黑西装上滴答的往下滴着残渣。

那人气急败坏的冲进门来,“你想死吗混蛋……呃,救命啊!”

因为在完全不顾及人设OOC的江雪,已经拔出了太刀,一脸杀气地向他冲来。

来者以比进门更快的速度倒退出去。

一个人影闪进两人之间,一手架住江雪的刀,一手抓住逃跑之人的西装领子。

“不能打架!”老唐嚷嚷道,“金坷垃好处都有啥,谁说对了就给他!”

其他人:……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还好清光及时跳出来打破了那个不长眼的冷笑话所带来的尴尬感。

“主人!”他故意将这个称谓咬得很重,指着来者,“他是前主的亲戚!”

“啥?天皇的亲戚?”老唐目瞪口呆,“他的刀还能打飞机打坦克吗。”

清光无力的都要哭了:“……不要玩那种谁也没听过的电视剧梗好吗!”

“啊,对不起。”唐先生道歉的毫无诚意,“我以为清光你会叫我爸爸的。”

“那么羞耻的称呼我怎么可能叫得出口哇!”

就在两人争吵不休之际,那个原先试图逃跑的西装男咳嗽了一下,故作镇定的转过身怪异地盯着老唐看。

唐大人被那审视的目光看得十分不爽,“你瞅啥瞅?想被我打吗?”

“咳咳,阁下就是接替这间本丸的新任审神者吗。”

“废话!”一听说是仇人的后裔家族之人,老唐的态度就彻底变了,“你瞎啊?我不是新来的审神者,难道你是啊?”

不知为何,江雪左文字和后续赶来的其他几人头一回觉得自家新主君的混账口吻也十分可爱。

来人深吸了一口气,挣脱开他的手,站定下来。

“今天你来想干啥?”老唐就堵在门口问他。

那人环视了一下他背后气势汹汹的几个付丧神,每个人脸色都如出一辙的阴沉,不由得想转移阵地。

“此处不是谈话之地……”

“那算了,拜拜。”老唐翻了个白眼,伸手要去关门把人赶出去。

“等等等等一下!”那人被这个粗暴的新任者给吓到了,连忙从怀里掏出了一张请帖。

老唐睥睨着这张黑色的卡纸,伸手去接,“这啥玩意儿?”

来者不敢说得太明白,只能婉转的说:“您看了便知。”


唐大人打开请帖看了一会儿,没有说话,忽然冷不丁地一脚踹到对方肚子上!

“滚你妈的!上面的事情老子绝不答应,有几个臭钱就以为能欺负人了吗!今天不打死你我就不姓张!”他怒不可遏地就要冲出门,被身后的压切长谷部和烛台切光忠一把抱住,大喊着“主你冷静点啊”之类的话语。

站在不远处的三日月给人使眼色,骨喰藤四郎慌不迭地溜过去把门关上。

老唐这才勉强恢复冷静。


还好,这个时候,身着深蓝色狩衣的付丧神开口了:“主君,您为何如此愤怒?”

老唐眨了眨眼睛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扭头对江雪说:“江雪,做得好。”

后者叹了口气,转着手里的念珠,忧伤的说:“方才在下动了无名之火,还望主君谅解。”

“理解,理解。”老唐点头,不满的问挂在自己身上的两只树袋熊,“你们还要抱我抱到什么时候。”

长谷部和光忠讪讪的松开了人。

审神者甩甩袖子,转身朝里头走去,表情凶得没有人敢拦他。

然而就在经过三日月身边时,老唐像是浑不在意地扔下一句,“他死了。”

付丧神们耳力绝佳,乍一听闻,还没反应过来,便又听到此人的下一句话。

“——所以他的家人希望能让你们为之陪葬。”


咳咳,跟大家说一下,因为本人接下来这大半年要攻克一个对我来说非常重要的考试,所以一切更新暂停。
包括老唐和他欢乐树下小伙伴们的故事,以及其他读者的短篇点文(对不起!拖延症的我有罪!)……都只能说暂停了。就连晋江那边的更新也差不多要停止了。
这场考试对我来说可能是足以改变人生的考试,我必须全力以赴去备战,所以本次说明之后,将卸LOFTER。
谢谢大家长久以来的支持,我们年底再会。

散场拍两张,为我银桑打c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