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天_心态崩了

闭嘴!

都让开!审神者要开始装逼了·23

  1. 人物OOC,不喜勿入

  2. 关于前文的链接在此 目录

————————————————————————————

从万屋回本丸还有一段路,两侧路灯时明时灭,走半天都看不到其他人,宛若成本廉价的乡间公路。然而老唐独自一人牵着那头倔强的老牛,并试图把它拖回去。

可惜那头牛跟他本人一样倔强,不肯乖乖走路就算了,还时不时的蹦跶几下,险些把趴在它背上睡觉的烛台切光忠给掀下来。

唐先生觉得这傻牛可能有着西班牙斗牛的好斗血统。

“喂,我说你啊,牛先生,能不能给我好好走路?”

“哞。”

牛很高冷地扑了扑小耳朵,扭过脸去不想看老唐那张满脸不善的脸。

站在路中央的老唐与它大眼瞪小眼了老半天,最后觉得跟一头牛赌气的自己真是太傻了。这么安慰着自己,他又重新牵起麻绳,想把这家伙给牵回去。

不料这次……

“——啊!”

老唐突然松开手,捂着屁股跳开了。

原来是那头小心眼的牛用自己的尖角,冷不丁地往前顶了一下。

付丧神顿时危机感大作,毕竟像他这样聪慧可爱的美男子,被其他雄性生物窥视屁屁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好哇。你跟我倔是吧?”老唐恶狠狠地转身,用手指用力的戳在那头牛的脑门上,“不肯好好走路是吧?行,你别以为我拿你没办法了。”

话音未落,他就绕到了老牛的身侧,突然蹲下来,手穿过牛肚子下方,然后骤然发力——

“哞!”

老唐把这头牛给整个扛了起来,随后架在自己肩上,仿佛扛的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包裹而不是一头哞哞叫的老黄牛。

这头原本一直很不配合的牛终于变得惊慌失措,它胡乱的挥舞着蹄子大叫起来,倒是被捆在它背上的烛台切咂了咂嘴,嘴角带笑,似乎在做什么难得的好梦。

于是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唐先生开始扛着一头牛外加自己部下,加快速度往回走。

不得不说,这样走路方式的确快了很多。


“将军百战身名裂,向河梁,回头万里,故人长绝……”

老唐就这样,一路哼哼唧唧的唱着走调的歌,心情愉快地走在黑暗的回家路上。

*

加州清光面无表情地坐在本丸门口的门槛,夜间的风吹得他头顶的那一盏白色灯笼微微摇晃,里面透出的如水白光照在他那张缺乏血色的脸上,显得更加表情阴沉了。

——不会是跑了吧那个混蛋。

要不是怕审神者拐了烛台切跑路,对方手上还有自己的本体刀……他也不会在这里等了大半夜。

嗯,绝对是这样。

他加州清光才不是因为担心那个白痴半夜找不到本丸的大门,才专门在门口这里挂上灯笼照明,顺便等了那么久。


这个时候,黑发红眸的付丧神听见了身后传来细碎的脚步声,他扭过头去看,发现从黑暗中走出来的居然是满脸不高兴的江雪左文字。后者宽大的袖袍里倏然钻出了一只绿油油的小骨头,小骨头害羞的向加州清光摇了摇尾巴,又连忙缩回哥哥的袍子里去。

“江雪殿?你怎么带小夜出来了!”

加州很吃惊,因为这个本丸有暗堕刀的存在,他们通常是不能靠近门边窗户这种容易被外界窥视到的地方,能躲起来就要躲起来。

“哎……”

江雪表面没什么神态变化,作为同伴的初始刀却能清楚地听出那叹息声里的苦闷之意。

“小夜被不和睦的念头所困扰……作为兄长,只能由着他夜半出来散步解闷了。”

加州清光:……

看不来啊江雪殿,明明小夜一副挺害羞、不太想出来的样子,您本人倒是大半夜的“顺路”散步过来吗。

话虽如此,但是加州还是没有揭穿对方敷衍的谎言。毕竟大半夜的自己一个人坐在门槛上发呆也很无聊,于是他挪了挪位置,不抱希望的问道:“要不要一起坐下来等?”

江雪左文字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就在加州以为他会转身走人时,不料长发的付丧神居然坐了下来,“多谢邀请,加州殿。”

加州清光:……

不是吧,原来您是那么好说话的人吗!大半夜跟小伙伴一起坐在脏兮兮的门槛上等人这种事情——完全不像是江雪左文字这振刀会做的事情。

接着更尴尬的事情发生了,也许是觉得太无聊的缘故,江雪开始闭上眼睛,手中转着念珠,默默念诵经文。这个过程之中,小夜还在哥哥的袍子里爬来爬去的玩,使得衣服布料隆起了一道可疑的凸起。

满心崩溃的清光觉得这个本丸里的小伙伴和审神者吃枣药丸。

但他万万没想到,江雪和小夜的到来,不过是这个夜半party开端……


当老唐那个扛着一头牛外加一个人的身影从道路的尽头慢慢出现并变得清晰,他震惊地发现,自家本丸几乎能出来的付丧神都居然跑到门口,围坐在一起聊天打牌喝茶。

老唐:???

大半夜不睡觉的聚到门口来嗨……这、这些付丧神是不是脑子有病?

殊不知,在加州清光他们眼里,扛着一头牛走路回来的审神者本人,也跟神经病似的。

“哈哈哈哈,”手上还拿着几张纸牌的三日月宗近,率先发出了蜜汁爽朗的笑声,“甚好甚好。”










题外话: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第54次进王点
以为我这辈子都和珠子无缘了
在和基友大谈某本小说的精彩剧情并神经病一样的哈哈大笑
最后打着哈欠,决定笑完就写完最后两个字的存稿就去睡觉……
然后珠子就来了!
我爱基友!
自从她来看我,我运气就变好了!
不仅捞到了珠子,之前写的刀音3的repo也中奖了233
——感动的决定把宵夜分基友一口。
ps:然而不混刀剑圈的基友并不明白我一天到晚都在狂喜什么

1500fo点文结果

哎呀我去,今天上午太忙,以至于都忘了抽点文的结果了……大家当做无事发生吧。

总之占个tag,不好意思。

结果出来了:

1.   @夏祗。  安婶,这位朋友好像没指明要什么风格的结局,我忍不住开始磨刀霍霍……

2.  @翎九天  一百年上线一次的鱼婶日常,其实你只是想看她弟搞事情吧?

3. @夏枯当归  老唐日常,好吧,就他了,我们还是期待他做的全牛宴的。

以上三位朋友有什么想看的梗,都可以与我私聊联系。

谢谢大家的支持!

希望下次有机会还能再来开抽奖!(其实内心并不是很期待这种活动,因为写这个真的很累诶)

占个tag,不好意思。
不知不觉居然有1500fo了……明明感觉这个月没怎么更新居然还能涨粉,我也是震惊了。
总觉得关注我的人都只会看到一堆鸡毛蒜皮的破事在吐槽呢,所以到底为什么要关注我啊?
好吧,老规矩,下方留言抽三篇来写点文,之前1000fo的点文还有两位朋友的没有写……不要急,慢慢来。
在经过痛定思痛,我觉得自己不是写纯爱的料(强撸灰飞烟灭嘛),所以以后点文的话,只接bg向咯。
刀剑短篇或者任一长篇中的日常更新,可甜可虐,可清水可车……
为了方便统计,我就不一一回复各位了,留言截止时间为24小时后,也就是明天(6月14号)的11点。
谢谢大家的支持。

都让开!审神者要开始装逼了·22

  1. 人物OOC,不喜勿入

  2. 关于前文的链接在此 目录

—————————————————————————————

时之政府名下的直属医院是专门用于治疗受到各种伤害的审神者的,里面怎么样的病人都有,皮外伤、内伤、灵力失调、精神损伤……一般医院有的病人,这里都有,一般医院没有的,这里头还是有。

此时老唐就和自己的小伙伴一起,蹲在住院部外,后院一楼的某一棵大树上。他们刚刚借用云泽的天赋打开了一个短暂的空间通道,一下子就从饭店跳到了这里,至于老先生则是留下来照看昏睡的烛台切和其他客人们。此时围墙上巡视的探照灯将灯光打过来,照在他们身上,光线却像是被无形的墙壁给格挡了。

“你这招不错啊云老哥。”老唐夸奖对方,毕竟他是职业是战士不是法师,不太擅长玩这些虚虚实实的。

“还用你说。”

但是云泽丝毫没有被表扬后的骄傲,因为他知道老唐一旦这样说,肯定还有后手。

果不其然,这位唐先生憨厚的嘿嘿直笑,“那接下来就麻烦你把那家伙找出来吧。”

云哥:……

啥?

你叫人来帮你解决麻烦,到头来居然连目标在具体哪一间房间都不清楚?

世界上哪有这种厚颜无耻的家伙啊!

 *

“医院外墙上镶刻有强力的防护结界,”云泽没好气的回答,“我没办法用精神力去扫描,除非直接查询医院的住院记录。”

“哈?你可真没用。”

老唐不屑一顾的说,结果就是他的脑袋差点被大怒的妖怪友人给摁进树干里。

“看我的。”

信心满满的说着这种话,老唐从怀里掏出了一个云泽颇为眼熟的玩意儿,一个巴掌大的“Y”型支架,支架两端绑着一条看起来弹性很好的皮筋。

“这个是……”后者惊疑不定,“猴皮筋?”

“对呀。”

云泽震惊了:“不是吧,老弟你一把年纪了,还随身带着这种玩具!”

唐大人嗤之以鼻。

“你见过哪个熊孩子身上,不会随身携带一两件整蛊道具的?”

“……也是哦。”

但是云泽觉得这位先生本身就是一件最大的整蛊道具。

 *

“然后呢,掏出了你心爱的猴皮筋,”云泽继续问,“你准备打谁家的玻璃。”

“不知道。”老唐用手肘捅捅他,“拿块石头来。”

云泽翻了个白眼,“我们蹲在树上,鸟窝旁边倒是有一个,哪来的石头?”

“啧,垃圾妖怪,连块石头都没办法变出来吗。”

老唐又嘲讽道,这次他终于被人一脚踢下了树,还好探照灯刚刚转移走,不至于当场暴露。

他伸手在草地上摸索了一下,很快找到了合适的石头,不过这还不能直接打出去,只见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张,上面似乎写满了东西。

老唐用这张从那本日记上撕下来的纸页,包裹住石头,随后才运起灵力,双手十指交叉而握,神色肃穆地对着那团纸张轻轻开口:

“皆!”

纸张上的文字猛然一亮,随后整张纸页像是燃烧了起来,瞬间化作飞灰散落在地。

不知何时,云泽已经飘然落地的站在他身后,对于老唐的怪异举动冷眼旁观:“你也就只会那些老牛鼻子的这一招了。”

老唐方才施展的正是道家九字真言咒之一的外缚印,虽然只掌握了皮毛,但也勉强够用。此印号称是解开危机、掌握人心变化的术法,老唐不过是借用日记纸页上的力量,让它去寻找自己的主人罢了。

“够了够了,一招鲜,吃遍天。”

他笑着抄起有些异样发烫的石头,将它架在猴皮筋上——然后随随便便的松手弹了出去!

两个人看着黑暗之中的石头,居然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过了几秒后,空气中忽然传来一声“哐——”的异响,那是某间房间的玻璃被打碎的声音。因此云泽知道机会来了,连忙一把抓住老唐的衣领,一脚踏入虚空:“走!”

当探照灯再度照过来时,两人的身影早已消失在原地。

 *

而老唐此时,已经站在这间VIP病房的床头,认真的打量这个自己名义上的前辈。

“……他叫宫岛泰成啊。”云泽翻着挂在床头的病例,下意识的念出来。

“谁关心他叫什么阿猫阿狗,就算叫做翠花我也不奇怪。”

面对仇敌的后裔,老唐可没什么耐心。

他的病例上写着今年不过是二十出头的年纪,模样看起来却更像是憔悴苍老的中年人。那张令人厌恶的肥胖脸上苍白无比,没有一丝血色,口鼻处绑着透明的氧气面罩,如果不是微微起伏的身躯和一旁的心电测试仪,可能所有人都会以为这是一具尸体。

“动手吧。”老唐厌恶的挪开了视线,不想再看这家伙多一眼,心里想的是关于接下来的行动该如何展开。

“我已经在做了。”

此时云泽的右手食指虚虚的悬放在这个病人的额前上方,氧气面罩悄无声息的滑落在枕边,黑红色的不明烟气正在从对方的七窍中冒出,然后在大妖怪的手中渐渐凝聚成一个小小的人形。

“哎,我已经好多年不干这种糟心事了。”云泽最后在那个黑红色的烟气小人身上打了几道独门的复杂禁制进去后,才塞到了老唐手中,“以后别叫我干这种摄人魂魄的事情啊,太损阴德了。”

没错!老唐请人来的真实目的,当然不是简单粗暴的砍人脑袋,而是要利用对方的魂魄继续还债。

“知道啦知道啦,保证没有下一次。”东西到手,老唐脾气好的不得了,脸上也乐开花,“时间快到了,我们走呗?”

云泽算算时间,虚空的通道在他们背后豁然张开,力量的波动在他身上缓缓扩散:“嗯,这边恶心的气息太重,我鼻子要过敏了。”

 

于是两人赶在医院警卫发现不对之前,如同来时一般,没有惊动任何人,波澜不惊的回到了那家位处万屋美食巷子里的小饭店后厨。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样?”老唐问这位不远万里赶来帮忙的好友,说实话,他心里还是很感激对方的——但是绝对不能表现出来,不然这个老妖怪要得意的上天。

“去看看我那个不成器的姐姐吧。”云泽挠挠头,嘴上很嫌弃,表情倒是期待的要命,“她之前好像陷入了无聊的单恋,急需我这个当弟弟的美男子去给她指点迷津。”

“咱姐啥时候谈恋爱了?对象是谁?”

“什么咱姐!”云泽瞪着他,“那是我姐姐!不是你的!臭不要脸的家伙!”

“噫。”

单身狗生物老唐发出了不满的叫声。

云泽沉默了一下,最后还是拍了拍他肩膀,“总之,我这段时间会住在她那里,有什么问题,就用新的通讯方式来找我……别什么麻烦都想一个人扛,记住了吗?”

老唐定定的注视了他几秒,忽然很爽朗的笑起来,“放心,再找你时,绝对会有新的大麻烦。”

“滚滚滚,带着这家伙快滚。”云先生没好气的把他带到后院,这里头居然有一头老黄牛,烛台切被五花大绑的捆住牛背上,睡得正香。

这次轮到老唐不明白了,“你给我一头牛干嘛?”

老黄牛因为受到了歧视,发出了不满的“哞哞”声,还用尾巴狠狠地抽打了站在它屁股后边的老唐一下。

“它打我!你怎么不管管它?”

唐大人不敢相信自己被一头老牛给殴打了。

“我怎么管?而且你本来就欠揍嘛,”云泽倒是很欣赏这头牛勇敢的样子,“记住了啊,这是咱们之间的通讯员,有什么问题,对着它脖子上的那个铃铛通话就可以了。”

“哦,那我走了,回头见,拜拜。”

怀里揣着人家的魂魄,与老朋友和老朋友的孙儿(老头子小封)告别之后,老唐就一脸冷漠的拖走了这头倔强到不想走路的通讯员。

从它用尾巴抽打自己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注定了它的结局。

 

哼,回去就吃全牛宴。

 小气鬼唐先生这样想着。

 

 






 

题外话:

让我们为即将壮烈牺牲的通讯员默哀一秒。



首页有没有大佬明白这是怎么肥四?
卡在这里动不了,是网络的问题吗

装个中继器怎么就那么难?
拓展个网络怎么就是不行?

都让开!审神者要开始装逼了21

人物OOC,不喜勿入

关于前文的链接在此 目录
——————————————————————————————
迟迟上线的云泽是老唐请来的帮手,然而作为一个路痴,他在迷路方面的天赋也是非常优秀。
不幸中的万幸,与生俱来的强大血脉赋予了他如同他那位纯血姐姐那般、能够自在的穿梭于不同空间的能力,却总是被他用在寻找正确道路上。
现在,他刚刚和老唐合伙骗人,一起用药弄翻了对方带来的付丧神部下。
“小封啊,”年轻的妖怪族长回头叫道,“可以了,把那些人都撤下去吧。”
站在柜台后面,那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家被叫成“小封”也没有半分生气的迹象,反而还很高兴老族长能对自己用这等亲密的称呼。于是他颤巍巍地抬起手,打了个响指——下一秒,原本觥筹交错的人们就像是被摁下了定格键,表情僵住,手中握着的东西纷纷掉落下去——他们整整齐齐地睡着了。
老唐看得啧啧称奇:“不管看这招几次,都觉得好神奇。”
老头子小封面露谦虚之色,连连摆手,“哪里哪里,一点雕虫小技的暗示而已,比不上唐先生您的本事。”
老唐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只是转头跟在旁边戳人家烛台切脸颊的云泽说话:“喂,你给他……别戳黑娃的脸啊!好歹是我带来的人!”
“是啊,所以我没让他躺在地上睡觉——喏,跟其他桌的那些客人可是区别待遇。”

*
面对这么一位为老不尊的友人,老唐也是心累累:“我带他来,只是障眼法,蒙骗外人用来跟你接头的……所以你们可别真的把他拖进去做成什么人肉包子了。”
云泽大乐:“我这又不是黑店,我就开两个小时,时间一到这个临时空间就崩溃了,什么痕迹都不会留。回头让小封再给他加个暗示,保证他睡到明天这个时候都醒不来!”
“说吧。”他从袖子里摸出一双一次性筷子,朝桌上没有吃完的凉拌三丝夹去,“这么鬼鬼祟祟的,不用微信不用邮件不用电话,用专门的法术来给我传信,到头来还要我和小封配合你演什么餐厅老板的戏份——到底是要做掉谁?用得着让你这么曲线救国。”
“哎,别提了,说起来全是我自找的。”
老唐说起这个颇为唏嘘,跟老伙计大倒苦水。三言两语讲完之后,云泽噗噗直笑,“谁让你说那种话的,‘想来个有挑战性的本丸’……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他们时之政府不坑你这种外国人,难道还要欺负本国的审神者?”
老唐这个时候总算记起自己的日本刀付丧神身份了,但是木已成舟,也不能把这个烂摊子随手丢给下一任,所以他只能撇撇嘴,闷头大喝了一口酒。

*
“总之呢,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老唐最后总结道。
云先生表示不置可否,他放下筷子,关切地问起另外一件事来:“说起来,你身上的伤,怎么样了?”
老唐愣了愣,旋即故作轻松地笑了起来:“不碍事的……暂时死不了。”
云泽略微挑眉,从怀中摸出一个小玻璃瓶,里面盛满了冰蓝色的液体,扔给他,“每夜子时涂一次,坚持七天不要间断。运气好的话,还能再给你续命多几天。”
老唐掂了掂手里的玻璃瓶,仿佛那只是一个普通的小瓶子而不是什么救命灵药,可他还是随手给放好了,“嘿嘿,谢啦兄弟。”
但是云泽瞪了他一眼,显然很不满唐先生先前的种种作死行为,“跟你这种人当兄弟……我上辈子一定是得罪老天爷了。”
“看来老天爷还是有明眼的时候啊。”
“你这话什么意思!你是说我合该被你坑吗!”
“没那个意思。”
老唐摸了摸鼻子,很敷衍的笑。

*
稍微冷静下来的云泽忽然又问:“说起来……那个伤,你不后悔吗。”
“不会后悔。”老唐挠了挠头,“你是我兄弟,那个人也是我兄弟——我不能让兄弟死在敌人手里。”
“哼。”不知为何,当老唐提起那位去世的兄弟时,云泽看起来颇为不屑,“区区小龙,屁用也顶不上——我小时候都是当零食来吃的。”
“是真龙一族,不是那种血脉混杂还延续到多少代以后的小妖怪。”老唐温和地纠正他,“人家还是前代龙王的第十七个儿子,当今龙王的弟弟之一。”
“那又怎么样,战争到来的时候,还不是被人抓起来当祭品。”
“所以我不能让他的尸体被敌人利用……”老唐笑容不变,“这就是我受伤的理由,真龙诅咒什么的,就让我来帮忙扛着吧。”
云泽给了他一个白眼:“……傻子,自讨苦吃。”
老唐笑眯眯地喝酒,也不反驳。
也许是吧。

*
小小的饭店里,两个人沉闷的喝酒吃菜。
“两百年了吧。”
“啊。”
“药效差不多都失效了吧?”
“是啊。”
“所以你才向我求助吗。”云泽看向已经开始喝起柠檬茶的老唐,一旁的空瓶子放在边上。
“不不,我是找到了当年对我兄弟下手的那家伙……的后代。”
老唐咧嘴一笑,“就是今晚我们要找的那个人。”
云泽:……

老唐:“缘份啊,妙不可言喔。”

*
“原来如此。”云泽点点头,“甭说了,我帮你这次。”
这一刻,他明白了为何对方会突然回到这个国家,并心甘情愿的去成为一个什么黑暗本丸的继任者了。
无他,这家伙就是来搞事情的。

想到这里,云泽语气顿了顿,“可是都过了两百年,你身上的诅咒恐怕已经不是区区一个后代的血,能够缓解的吧?”
“是啊,”老唐狠狠地咬着饮料吸管,凶恶的好像在咬着敌人的喉咙一样,“所以我要创造机会,让他们对我动手。只有这样,我才有机会……反击。”
云泽歪着头想了一会,“啊,是了,当年战争之后,两国签订了和平的条约,我们不能再像当年那样,互相捅人家后方刀子了。”
“对吧,”老唐笑嘻嘻的扔掉都扁了一圈的柠檬茶空盒子,“想要敌人露出破绽,自己就得先露出破绽——估计过了今晚,政府就会有人来找我聊天了。”
云泽皱了皱眉,算是明白了这家伙的计划,“那你一个人在国外,应付得过来吗?”
“说什么傻话呢,这里好歹是我故土啊。”
老唐脸上带着喝醉后那种特有的、傻乎乎的笑容,眼睛里却毫无笑意,“大不了……就一起落叶归根呗。”








题外话:

预估失败,得下一章才能用猴皮筋去弹脑袋玩了。
所以本章揭露了老唐的全盘计划——《搞死一个不后悔两个还赚到了》计划。
其实这算是老唐会来本丸的真正原因啦。
他就是来复仇的嘛。
…………
说实话,我也很吃惊。

我和我妈的六一节访谈

今天下午我在家里养病,我妈在旁边做衣服,缝纫是她的爱好之一,然后我们两个就聊天,聊到了梦想方面。

我妈:阿天,你真的就没什么梦想吗?没有的话,不如来和我学做缝纫吧。
我:有啊,吃饭,睡觉,玩游戏,追星……都是我的梦想。
我妈:可是那些都是不靠谱的,你得找一个能干一辈子的爱好出来啊。
我(被逼无奈):……妈,我跟你说实话了吧,其实我的爱好是跟人讲故事。
我妈(恍然大悟):对哦,你从小学时就喜欢到处跟人讲故事!
我:你还记得我上个月弄回来的那个抽奖奖品吗?其实不是抽奖,是我自己写小说参加比赛,挣回来的。

我妈:真哒?
我:真哒。

我妈:什么比赛?
我:就一个网站平台搞得……嗯……推广弄个节目的比赛。
我妈:原来如此,是参加的人都有吗?
我:开什么玩笑,那主办方要亏大发了,我这个奖品(指指奖品)可是第三名才换来的。
我妈:喔喔!好厉害!不愧是我女儿!
我:一般一般啦,没您厉害。
(题外话:她真的超厉害,无论是文学造诣、创作灵感还是书法写字都甩我一大截,我觉得我这辈子能有她一半水平就满足了,我妈当年还是日英专业双修,我的日语都没有她说的溜。)

我妈:那你是用真名还是笔名?
我:……当然笔名啊。
我妈:那你的笔名是什么?
我:这个我不能说,太羞耻了。
(接下来五分钟都在讨论这个问题)
……

我妈:你就说嘛!我去搜搜看!还可以跟同事炫耀呢!
我(警惕):然后呢?你看了之后想怎么样?
我妈:给你改作文啊!不修改怎么会有进步!
(是了,初中的作文都是她帮我修改的。)

我:……我不需要这种处刑的进步,谢谢您,妈妈。我饿了,晚上我们吃什么?(强行转移话题)

我妈:失望.jpg

儿童节快乐。
然而正在生病中,没有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