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天_佛系休养生息

社畜工作狗,每日为了摸鱼而努力
身体最近不太好,一切随缘中

都让开!审神者要开始装逼了·43

人物OOC,不喜勿入

关于前文的链接在此 目录

————————————————————————

抬手扶着榴莲的老唐跌跌撞撞地冲进厨房里,脸色惨白,血流了一地,感觉自己要死在民意调查的路上了。

“小黑!”他一进门就大喊,“救我,help me——”

烛台切光忠从奶油堆里辛苦的注意到了这个傻逼审神者,尤其是见到他头上扎着的榴莲,当即不怒反喜。

“主君来得正好。”他快步绕过那些半成品的小蛋糕,冲到老唐面前,“您怎么知道我正想做榴莲千层?”

太贴心了!

然而老唐蒙圈了:“啊?”


下一秒,他脑门上的榴莲就被人摘了下来,血立刻不要钱似的往外崩。老唐手忙脚乱的捂住脑门上的伤口,而烛台切这才意识到这位先生不是在开玩笑。

“啊!您受伤了?!”他大惊失色,先前还以为这人脸上涂的是番茄酱呢。

老唐快被他气死了,但是乱发火不是自己该做的事情。

“我的头都要掉下来啦!”老唐绝望的大喊,“小黑你快点拿点胶布502什么的过来啊!”

烛台切也慌了神,转身将沾着血迹的榴莲往桌上一摆,转身出门去找药物来。谁知圆滚滚的榴莲没有放稳,一个没留神,它就掉了下来!

老唐见状,下意识地伸脚一勾……他忘了,这不是柔软坚韧的足球。

“哇啊啊啊啊——”


厨房里传来的惨叫声让外头的烛台切光忠不禁疑惑了两秒:难道主君在像不懂事的小孩子一样,趁着大人不在厨房就玩火,结果受伤了?唔……真可怕。


一瘸一拐的老唐已经感觉自己头重脚轻手脚冰冷了,为了防止这个故事到本章就不幸完结,他连忙撕下一旁的吸油纸缠在脑门上,并坐在了厨房角落里的小板凳上——那原本是方便别人坐着剥菜叶的位置。

由于角度问题,从厨房门一进来并不能立刻见到老唐,以至于这货在迷迷糊糊了快两分钟后,忽然听见某个轻手轻脚的声响。

唉,光忠这人真是的,拿个药而已,怎么还不敢进来,难道他唐尊明还会毫无风度的血洒厨房横尸当场吗?

这么想着的老唐勉强睁开眼,然后发现来者不是被他寄予厚望的烛台切光忠,而是……


膝丸觉得自己大概不是自己了。

但是他好饿。

可是暗堕刀说自己好饿这种话大概是没有人相信的,而且会显得特别蠢萌,这与源氏重宝素来精明强干的形象完全不符。

问题是刚刚膝丸正巧看见烛台切光忠屁股着火般的急吼吼冲出去,而据他所知,厨房里只有烛台切一人主持,更何况这位付丧神最近似乎一直在独立制作各式各样小甜品,奶油和烘烤的气息充斥着整间本丸,让人不由得垂涎欲滴。

膝丸觉得自己没有到那种地步,但他真的需要补充一点能量了。

结果当他偷吃了第一口甜品后,就看见冰箱旁边坐着的审神者,正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己。

老唐:“……你偷吃?”

膝丸:“……不不不,事情不是您想象的那样!”

他手忙脚乱的想要把小蛋糕放下来,结果发现上面的奶油有一口很明显的牙印。

老唐:“下次说谎之前倒是擦干净嘴巴上的奶油再说话啊。啊,帮我也拿一块过来,桌子左上角那种巧克力味的。”

于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堂堂的源氏重宝整个人都颓了。

真丢人!



评论(23)

热度(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