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天_佛系休养生息

社畜工作狗,每日为了摸鱼而努力
身体最近不太好,一切随缘中

君自故乡来(压切长谷部×女婶,BG,普通的小甜饼)

全文OOC,无脑欢乐流,请不要带着脑子观看。

没啥营养的小甜饼。

给 @鱼和魔术师 的1000fo点文……对不起时间太久了,我估计太太你也忘记了这个……总、总之,今天写好了!快表扬我吧!

————————————————————————————

作为一个守法公民,审神者从来没想过会大半夜接到警察局的电话,叫她去接人。

“不好意思,警察先生,您刚才说我的那位朋友……醉驾?”

半梦半醒的女孩子捧着手机问道,同时勉强抬眼看了一眼墙上的小猪时钟,上面的时针分明是指向“3”这个可怕的数字。

天啦噜……到底是她哪个不省心的损友会因为醉驾进局子然后要她去捞人啊?

手机那头警察先生的声音倒是没有多少困意,只是似乎有些惊奇:“小姐,您是刚刚睡醒所以没听清我说了什么吗?我刚刚说的是——您的朋友被车撞了,但是没有受伤,可我们发现他身上也没有什么可以证明身份的物品。哦,还携带着可疑的管制刀具……所以无论如何都麻烦您来一趟吧。”

审神者下意识地答应了,随后她一脸懵逼的看着“通话已结束”的手机页面。

我朋友被车撞?还没受伤?还携带着可疑刀具,那么劲爆……难道是——混黑的!

这么一来就说得通了,毕竟日本的这类社团甚至是合法化的,可是自己明明没有认识那方面的“朋友”呀。

于是抱着种种疑惑,她以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出门,由于考虑到那么晚了估计很难拦到车,审神者干脆开着自己的二手代步车,歪歪扭扭地飙到了目的地。

然后她在警察的带领下,终于见到那位垂头丧气的、可疑的友人。

“……长谷部,你在跟我开玩笑呢?”

穿着一看就像是从烛台切光忠那里借来的现代常服,以忠心而著称的刀剑付丧神可怜兮兮地抬起头,宛若即将被主人抛弃的大型犬。

“……主。”他忧伤的说,“您不要我了吗?”

“咦惹!”一旁的警察先生原本只是想走个程序围观,不料却被这对年轻男女的惊人关系给吓到了,卧槽现在的年轻人都玩这种paly了吗!

*

这件事情的来由还要从三个月前说起。

“我要去考试了。”审神者在吃饭的时候宣布道,“接下来估计要离开本丸一两个月,平时运转就按以往的日常工作表来,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麻烦就打我手机——大家知道我手机号吧?”

众人七嘴八舌的表示:主公你放心的去备考吧,顺带提前祝你考试加油哦,还有我们才不记得那么长的数字呢,反正长谷部君记得就行,据说他恨不得纹在屁股上……

“才没有纹身那种事!你的思想是多么危险呢鹤丸殿。”压切长谷部一脸严肃的反驳鹤丸的说法,说得好像后者亲自趴在浴室里偷窥他的屁股一样。

“是啊,”鹤丸国永笑嘻嘻的也不生气,他一手挠着脖子,一边随意道:“反正主君都已经你的名字给纹在她……”

剩下的话他没来得及说,就被涨红了脸的女孩子给用其他话题打断了。

作为近视兼恋人的长谷部依旧一本正经的没有说话,但是忽如其来的樱吹雪还是令当天负责打扫饭厅地面的加州清光皱起了眉。

他加州清光,全本丸最可爱的付丧神,讨厌吃狗粮。

 

就这样,告别了可爱的小伙伴们,再加上把本丸交给相当靠谱的近视后,审神者安心备考去了。

以及接下来三个月里,音讯稀少乃至最近这一个月都没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本丸里的大家刚开始还会互相安慰,但是渐渐的,有些小短刀开始不安起来,每天早晨睁开眼的第一句话都是“大将回来没”……

这样苦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啊,因此长谷部与其他人商定,由他代表大伙儿,跟政府申请去现世里寻找审神者——反正女孩子临走前还留了个联系地址。

没过太久,政府那边的同意批文就下来了,但是规定只能一个人去,并要求无论是否能找到人,都必须在三天之内返回时之政府的据点报道。

 

由于以往前来现世都是审神者轮流带着短刀或者他们的本体刀,无论是坐标还是时间都掐得恰到好处——这次压切长谷部新手司机第一次自己上路,没人陪,把坐标定得隔了好几公里不说,时间还是凌晨两点多。

来到现世的他迫不得已,只能根据感知中的灵力方向前进,在经过马路时,虽然遵守了红绿灯的交通规则,却还是猝不及防的被夜晚醉驾闯红灯的司机给撞飞了——然而屁事都没有,就他的裤子上多了条印子。撞飞的那一刻,长谷部甚至在思考自己回去得洗干净衣物,才能够还给光忠。

有目击者看到了这一幕,打电话报警,警察和救护车这才连忙赶来,把重伤的司机(脑袋磕在了玻璃上)送进了医院,回头还要追究他的肇事责任。压切长谷部在经过医院里一系列令他很不自在的检查(比如脱了外套拍X光什么的)后,终于忍不住报出了审神者的地址和电话。

这才有了这夜半扰民的一幕。

*

听完上述故事,审神者真想掉头就走,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呢!结果就是这么搞笑的事情吗?

她出示了自己的审神者身份,并一个电话打到了时之政府,吵醒了负责跟其它部门协调的联络人,拜托对方帮自己证明——压切长谷部真的不是无证居民,更不是什么携带管制刀具的危险分子,他真的只是一个寻常的、路过的、无辜的、可爱的刀剑付丧神。

“原来如此。”

警察先生在得到上级确认后把人给放了出来,同时他有点失望,原来真的是上下级关系而不是什么奇怪play呀……

 

两人来到警察局旁边的停车场,里面孤零零的停着几辆私家车,其余的都是大小警车和摩托。审神者一边拿着车钥匙找车,一边默不作声地往前走。

长谷部也不敢说话,只是乖乖的跟在她身侧。两人直到上了车,他才轻声开口:“我是不是给您惹麻烦了?”

是啊,你明白大半夜打断一个女孩子美容养颜的睡觉是多么罪大恶极的事情么?

女孩子瞥了他一眼,扭开车里的空调,违心的说道:“这不算什么。”

毕竟在以前,和短刀们去游乐园玩时被吊在过山车的半空中、与太刀去银行取款被抓起来当成人质、与枪们去水库钓鱼结果不小心被撞进水里大声呼救、与打刀去动物园参观却被逃出笼子的狮子追着咬……真的,大半夜捞人与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相比,真的不算什么。

况且她的长谷部相比之下就显得格外乖巧,偶尔搞事也是低级搞事,不像鹤丸那样都恨不得上天了。

这么想想,她好像也有三个月没见到对方了,现在再看看对方坐在副驾驶位上脑袋耷拉的可怜模样,真是越发让人想摸摸头。

审神者想了下,她此时虽然已经给车子点火,但还没起步,于是她扯开安全带探过头去,在对方的脸颊上狡黠地吻了一下,并在后者诧异地抬头望向自己时露出了一个微笑:“开心点,长谷部,我并没有责怪你。相反,我很高兴能在这么久的时间后,见到的本丸中的第一个人就是你。”

付丧神先是有些难以置信,随后被莫大的幸福感包围了。

要不是现世对于这些付丧神有要求,估计突如其来的樱花花瓣可能会塞满整个车厢。

“但是……”他想到了那个音讯稀少的问题,并非他不愿意相信自己的主人兼恋人,只是真的让没办法不在意。

“嗯?”审神者打开了车灯。

“您为什么最近这个月都不怎么接电话了呢?”

“我手机前段时间在电车上被人偷了。”审神者说到这个问题也很郁闷,她掏出了自己新买的苹果X,证实自己所言非虚。“手机号其实是这几天才找回来的。”

“什么!”长谷部闻言有些震惊,“发生了这种事情,您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我这不是不想让你们担心我嘛,”女孩子扭过头,认真的注视着长谷部,温顺的黑色发丝在她脸上勾勒出些许柔软的幅度,“尤其是你……我怕你不放心我。”

她的声音很柔软,就跟她本人的灵魂一样可爱。

长谷部被深深地打动了,他立刻选择遗忘本丸里翘首以盼的可怜小伙伴,从而选择原谅自己最喜欢的主人。

“我明白了,但是……”他的右手轻轻地覆在女孩子握住方向盘的左手上,“以后这种事,请告诉我——我真的很担心你。”

审神者眨了眨眼睛,她能够分辨得出这句话背后的温度与热意,于是她小声而有些甜蜜的回答道:“好。”

顿了顿,她又道:“今晚就回我家吧,谁让现在都那么晚了,你住酒店也不方便。”

这后半句话当然是假的,24小时营业的酒店什么时候入住都不会不方便,但是压切长谷部就喜欢她这种小小的、偶尔才会显露的占有欲。

“谨遵主命。”他微微的笑起来。

 

于是他们两个高高兴兴的回去了,对话还从车窗的缝隙里飘出来。

“长谷部,你想开车吗?”

“主是说……我们现在乘坐的这辆交通工具?可以啊,但是得麻烦您教我了。”

“……笨蛋。”

以上对话,被站在警局门口准备骑单车下班的警察先生恰巧一字不漏的听见了。

一时间,不知为何,身为单身狗的他更加忧郁。

他,人民警察,讨厌吃狗粮。

 

 

 

评论(11)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