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天_佛系休养生息

社畜工作狗,每日为了摸鱼而努力
身体最近不太好,一切随缘中

都让开!审神者要开始装逼了·44

人物OOC,不喜勿入

关于前文的链接在此 目录

————————————————————————

膝丸垂头丧气地拿了一块巧克力味道、上面镶嵌一颗草莓的小甜品给老唐,这才发现他头上胡乱的缠着沾血的吸油纸,表情更是一言难尽。

“……您这头上是怎么回事?”

“哦,番茄酱。”老唐浑不在意的一口咬掉了大半块蛋糕。

但是膝丸依旧将信将疑,“闻起来像是血的气味……”

“你闻错了。”老唐坚持不承认那是被榴莲给砸伤的伤口,虽然它依旧顽强的在冒血,并将厚厚的吸油纸给打湿了。

膝丸给他拿来了新的一卷吸油纸,更加狐疑,“怎么还冒更多了?”

“那种番茄酱自动制造机你见过没有?”老唐支支吾吾的给他比划,“有些番茄酱狂热粉就喜欢那个调调……”

“原来如此!好高级啊!”

膝丸恍然大悟,信以为真。


这人的傻样落在老唐眼里,愈发坚信自己能够成功将其忽悠。

“说起来你很饿吗,膝丸,居然跑到厨房吃蛋糕。”

听闻此言,膝丸立刻涨红了脸:“唔……其实这个,还好啦……但,就……哎呀……该怎么说呢……奶油闻起来……很好吃嘛……”

老唐配合的啃完了手里的小蛋糕,并表示小蛋糕真好次,自己要趁烛台切回来之前多吃两块。

“麻烦帮我拿那边芝士味的。”

膝丸在白色蛋糕和米白色蛋糕中犹豫不决,“这个?”

“那是白巧克力味的。”老唐纠正他,临死也要彰显资深吃货的高贵身份,“白巧克力味和芝士味还是有所差别的,右下角那块才是。”

膝丸非常乖巧地选中了正确的蛋糕,这次他终于懒得遮掩自己想吃的念头,索性也大大方方的给自己拿了一块同样味道的,坐在旁边的矮凳上,两人一起凑在墙角疯狂吃小蛋糕,不知道等烛台切回来还能剩下多少甜品。

膝丸:“这个味道好吃耶。”

老唐:“那是蓝莓。”

膝丸:“那这个呢?抹茶吗?”

老唐:“……不,是薄荷。”

膝丸:“喔,真是意想不到呢……难怪感觉有些熟悉,真想给阿尼……没什么。”

老唐瞥了他一眼,没有立刻做声,又将头上湿重的血红色吸油纸扔进了厨余垃圾桶。

“你很想他吗。”他冷不丁地问。

膝丸愣了愣,他很想下意识地说想,但是沉默了一会儿,他默默地吃完了手里的小半块蓝莓蛋糕。

“我当然想念阿尼甲。”

“但现在的我,没有资格去见他。”


老唐看着情绪莫名低落的薄绿色.猫仔,只是笑了笑,摸摸他的头,顺带将左手上的奶油悄无声息地蹭在人家头上←这个家伙超坏的。

吃完这一块,唐先生感觉自己眼前已经出现了许多金色的星星,这间本丸里的烛台切光忠上辈子是蜗牛吗?怎么那么久还不回来?

“我一周后就要去那个人的葬礼。”

他背靠着墙壁,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睛,缓缓地说道,“我最后问你一次,膝丸,要来一起大闹一场吗?”

膝丸抬起头,正想拒绝,这才发现审神者脑门上的血都流到了衣领了——什么!不是番茄酱吗!我被骗了?!

可怜的太刀付丧神大惊失色,扔掉没吃完的小蛋糕,想要抱起对方往手入室跑,不料老唐忽然猛地睁开眼睛,一把揪住他的衣领(顺手蹭掉了另一只手的奶油),再加上他此时满脸是血的模样,活脱脱就是【死不瞑目】的代言词!

“猫仔切!这是我最后的心愿!你竟然都不想完成主公我的遗愿吗!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哒!”


猫仔切,哦不是,是膝丸简直快哭了,他想要把人给拖进手入室,而不是在厨房的角落里讨论什么遗愿的问题啊!

“你不说是不是!不说吗!”老唐揪着他衣领的那只手愈发用力,一度虎目含泪,“不帮我交党费就算了,连人家那么一个小小的遗愿都无法完成吗……”


这句话里的槽点太多,膝丸一时间不知道该从何下手进行吐槽,这简直是他人生中面临过最纠结但又蛋疼无比的选择!

但是两人互相瞪眼睛瞪到最后,他看着审神者那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最终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我答应您就是了!快跟我去手入室吧!”


老唐这才放下心来,像个电视剧里的所有女主角那样恰到好处的晕了过去。其实昏迷之前,他已经听到了烛台切的脚步声从远及近……


评论(25)

热度(1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