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天_垂死病中惊坐起

过气咸鱼写手,偶尔诈尸,三观不正
懒癌晚期,大部分时间是个烂人
宽于律己,严于待人
以上,未完待续

都让开!审神者要开始装逼了·48

人物OOC,不喜勿入

关于前文的链接在此 目录

每晚18点更新

————————————————————————

话说老唐写完遗书,就以为自己明天能够无牵无挂的出门了,然而总有奇怪的东西跳出来在他面前刷存在感。

那是一盘咖喱饭……看错了,是一只毛色黄嫩的狐之助。

狐之助一开口就把老唐给镇住了:“唐大人,您明日要去哪里?”

“……这个不重要。”老唐狡猾的将话题扯回对方身上,“不是吧咖喱饭,你都下线40章了,这样安安分分的领便当到全剧终不好么?而且我怀疑读者现在已经全把你给忘记了——你咋这时候跳出来刷存在感呢?”

“就是因为在下没有存在感了,才要赶紧出来刷一波呀!”狐狸式神用它那又尖又细的嗓音略微沮丧的说道,随即它竖起耳朵,一脸严肃地再度询问:“唐大人,请您不要岔开话题……”

老唐开始装模作样地吹口哨。

“您明天是要去参加这间本丸的前主葬礼吧?”狐之助不得不用更大的声音盖过了口哨声,“请您听我一言好吗!”

“不好。”老唐停止了吹口哨,手肘撑在桌上,满脸【你都在听什么谣言】的不赞同表情地看向它,“而且我也没打算去什么葬礼。”

狐之助:……您可拉倒吧,真当我下线领便当啦。

 

“无论如何,”狐之助不安地退后了两步,“您明天都不能去参加那个家族的葬礼。”

老唐见它如此认真的强调此事,不由得疑惑起来:“你是多比吗?你要把我关在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外头吗?”(注:《hp》原著中多比为了保护哈利不去送死,采取了一系列过激的手段。)

“这种时候麻烦您就不要玩梗啦!唐大人您不是哈利波特,我也不是家养小精灵。”狐之助都快给他跪了,它咬咬牙,下定决心地说出了今天在政府里偶然听到的信息:“其实是因为……我今天在时之政府里看见了那个家族的人,他们好像在说什么准备完毕了,就等着人上门之类的。具体的我听不太清楚,因为其中有个人是政府里的高官,我不敢太过靠近……”

顿了顿,它看见老唐那满是怀疑之色的眼眸,顿时急了,“是真的!明天就是个陷阱啊!”

 

“哦,我也相信是真的。”老唐敷衍地随口回答道,只是他想到以前三日月跟自己谈起膝丸的故事时,顺口也说到了那个家族中有人担任了政府里的要员职位,才能在某种程度庇护前主那个渣男的各种为非作歹。

问题是——狐之助是真的听到了某些只言片语,还是对方故意借着式神之口来试探自己呢?如果是后者的话,那明天的确是非常危险了,这意味着自己至少上了怀疑的黑名单。

但是老唐无所畏惧,毕竟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就算他现在临时出门通知大家明日行动作废——估计第一个被砍的就是他自己。

所以不管狐之助是真的想要给自己通风报信,还是单纯的被背后之人指示的想要试探自己,老唐都不能再退了。

“我明天绝对不会去参加什么葬礼的,这点你大可放心。”老唐信誓旦旦地对人家保证,完全不顾狐之助那双已经耷拉下来的小耳朵和尾巴。

 

可怜的式神夹着尾巴走了,它觉得自己被伤透了心!因为这可是它难得良心发现的来提醒审神者,结果却被拒绝了好意。殊不知老唐望着它离开的失落背影,心里也在默默地对狐之助道歉,但是他已经不能把更多的人拉进来了。

 

翌日一大早,整个本丸都起来了。

尽管大家都没有互相过多的讨论今天的行动,但是本丸里的空气的确是弥漫着一股沉闷紧张的气息。

老唐也罕见的穿上了纯黑色的西装,又将之前朋友从国内寄来的高科技产品中抽出一个小罐子,上面贴着小骷髅的危险标志,结果里面装的却是……美瞳。

美瞳是偏棕的黑色,放在眼睛里若是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尽管如此,老唐还是慎重小心的将这对看似寻常的美瞳放在了自己的眼睛里。

接着他又将其他的小东西在自己身上的衣兜里贴身放好,相信这些会给其他人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整理完一切,他在衣冠镜前站了片刻,老唐少见的没有面带自恋的笑容,而是沉默而坚毅的望着镜中的自己。

忽然,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像是在对自己,又像是在对什么人说道:“放心吧兄弟,一切很快就要结束了。”

 

老唐拉开房间门,阳光正好照进来,他迎着阳光走出去,其他人已经在本丸的庭院里等着他了。

三日月宗近朝他微微一笑:“日安,主君。”

“早啊,吃了吗?”老唐又习惯性地问出了熟悉的套路语句。

“吃过了。”老爷子和善的笑道,“大家都已经准备好了。”

老唐将视线在庭院中环顾一周,发现所有人都已经到齐了,每个人都在神情各异的看着自己。他们有的眼神很坦荡,有的看起来很紧张,还有的看起来无悲无喜,但就是没有退缩的情绪。

“很好。”老唐点了点头,原本一直紧绷的面色稍缓,他打卡了自己之前隐藏过道具的手提箱,对着所有人说道:“进来吧。”

大家:怎么办他们不想变回本体刀的形态被打包带走啊?

 

 


评论(21)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