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天_佛系休养生息

社畜工作狗,每日为了摸鱼而努力
身体最近不太好,一切随缘中

(图源自官方微博,侵删)

今天上午正好有点空闲时间,就做一个关于这段时间和这次真剑的repo吧。本来昨晚回来就想写的,但实在是太累,所以就拖到了今天。

以下内容分为场外和场内,不想看前文啰嗦的,可以直接跳到第二部分看场内篇。

一、场外篇

关于真剑要来中国这件事,其实从刀音3结束后就开始期待,原本以为这个冬天来的会是刀音4,但是万万没想到会是真剑。但无论如何,从那个时候开始,就开始拼命存着钱,准备着有朝一日来为小演员做点力所能及的贡献。

不过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当奈尔可开票的时候,我已经在参加笔试的培训班。十点钟开票,跟老师请个假出教室,找个信号好一点的地方抢票——结果可想而知,半个小时后,我面无表情的坐回教室,去听我那失去的半小时课程。再过了半小时,我才成功的下了单……总之那个上午都在记挂这这件事,早知道要一个小时后才能抢到票,我就应该专心听课了。

买好票以后,培训课也结束,我又恢复了一边上班一边努力刷题的状态,笔试很快到来,由于深圳这次临时改了考试规则,以至于我觉得没希望进面试了。因此开开心心的吃喝玩乐了整整一周,努力的更新,试图挣多一点临出门的稿费。同时还跟小伙伴一起拼好了房,买好了来回的高铁票,还计划那个周末怎么在广州玩,早上去喝早茶,晚上就去看真剑……

只是当笔试成绩公布后,我整个人都傻掉了。

学渣的我竟然进了面试?

这是第一个打击。

抱着复杂难言的心情,跟父母讨论了此事,他们并不知道我这一整天都在惴惴不安些什么,以为只是单纯的怕考试失败,因为为了给我多一点信心,他们替我报了……面试培训班。

如果有过参加这种机构培训的朋友可能知道,这种公职面试的价格远比笔试要贵得多,但是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懵逼啊!学费都转给我了,我总不能揣着这笔钱去外面玩几天然后回来撒谎自己已经结束课程了吧!

报名时我发现课程刚好是真剑的前一天结束,那我岂不是可以带着行李先去上课,然后去广州,最后再回来向父母汇报学习进展?一箭双雕啊,学习娱乐两不误!真是美滋滋。

但是很快,第二个打击紧随其后。我在公布笔试成绩的当晚睡前看了一眼考试公告,发现资格审核时间竟然是24号早上8点半开始!

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不能够周六在广州过夜,如果我执意要在广州过夜,那对于我的这场考试来说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如果在看完23号夜场的真剑再赶回深圳,第二天我估计自己也会累得跟个傻子似的。

那段时间我真的非常痛苦,因为我必须要在考试和看真剑之间做一个二选一,稍微有点理性的人都会选择考试。这没错,但是真剑对于我来说,已经不仅仅是一场单纯的表演,更多的是寄托了我这大半年来的快乐和期待。

我心里住着一个爱玩乐的死小孩,她在因为连续而来的打击而放声大哭,但我已经没力气去管她。因为我不能对不起父母的期待,也不能对不起自己从九月份备考至今的努力。

这样说可能会有些懦弱,就好像我是为了别人而活一样,但是我必须要为自己更长远的未来而拼搏。

于是我选择了考试。

我向一起拼房的小伙伴道歉,与说好要面基的朋友解释状况,高铁退票,周边找朋友帮忙代购,将23号的票挂在了咸鱼和微博上,看着群里的朋友在兴奋讨论如何做应援扇而沉默不语……

那时的我已经开始面试学习,每天从早上8点上课,到晚上10点才下课,中间午休2小时,每天结束训练后脑子都是空白的。忙碌的学习让我暂时忘却了无法前去观剧的痛苦,以及24号千秋乐的VIP票可能会砸在手上的肉疼。

我以为这是极限,但是第三个打击紧随其后。过长的学习时间令我失去了对周遭时间流逝的感知,我与一个玩得很好的太太因为某些小事彻底闹掰了。准确来说,那是11月、我还没参加笔试培训班之前的事情,我是隔了一个月后才发现自己已经被对方单方面的删好友了。

当时我本来还想问她要不要看,我可以送票给她,结果看到的就是这个令人心寒的结果。

我:????

我简直大惊失色,因为我备考时间连做题的时间都不够,哪有时间来上QQ?

我给这位朋友通过不同渠道,发了很多信息,可全部都如同石沉大海,毫无音讯。直到我拜托另一位朋友帮我转达,对方才说,她以为这是上个月的事情(11月),这件事不是早就过了吗?

啊?可是对我来说……就是上周才发生的事情啊?

后来的故事剧情一波三折,一言难尽。总结一下,就是别人以为我们闹掰了,实际上我感觉还可以转折;然而当别人以为有起色了,我却彻底放弃了。

所以在那一周,我一边努力学习,一边因为不能看真剑而痛苦,最后还要因为试图挽回这段友谊而煎熬!

我已经无法忍受一心三用的痛苦,整天过得心力憔悴,尤其是当其中某个原因还不是因为客观现实而造成的。

所以我最后还是放弃了,也许对于那位朋友来说,我们之间的友谊已经永远的盖棺定论,那么我也应该翻页了。

但是说实话,我到现在还是不知道她当初到底在想些什么,我们之间的一百次沟通她只在中途回复了一次,还没有任何的明确表态,我姑且认为她是觉得吊着别人不上不下的样子很好玩吧。

我很生气,也不想继续熬着,我感觉不到她的诚意了。每天我都累得像条狗,已经什么都不想挽回了。

去他妈的友谊,去他妈的真剑,去他妈的考试。

就这样吧。

 

课程结束后,我看着24号的门票,突然发现是14点开场的,当时就惊了!这意味着如果我想去,那就必须最迟12点从深圳这边出发。于是又是一阵烦人的操作,与朋友联络,修改高铁时间,思考能几点前结束资审。

战战兢兢的熬到了昨日(12月24号)早上,一早拿着资料去审核,已经做好了真要是拖到了11点,那我就不去广州,心里已经做好把票砸在手里的准备。

但是万万没想到,我10点前便结束了资审的所有程序!

我叫了车,以最快速度杀回家里,扛起提前准备好各项物品(票啊钱啊身份证啊荧光棒啊望远镜啊这些的)就往外跑。在去高铁站的路上,滴滴司机跟我说你其实可以搭地铁,我只是无奈地笑,回答他我在赶12点的车,地铁花费时间太久,我怕赶不上。

很好,单是这段路程的快车,就花了我将近一百的路费,过高速的费用也是我给的。妈卖批,这对于一个买了共享单车三个月月卡、恨不得天天出门都用免费单车的小穷鬼来说,真的很心痛。

但是我从父母身上学来的、为数不多的花钱经验中有一条就是——大钱都花了,小钱何必吝惜。

真剑的VIP票贵不贵?1480+23(邮费)。

高铁来回贵不贵?150。

住宿和别人拼房贵不贵?170。

谷子周边贵不贵?单一套全员生写就320,我这次在上边花的至少有1000+的费用。

…………

……

我花了那么多大钱,难道还会因为觉得地铁便宜,就冒着可能会错过高铁的危险,去搭乘地铁吗?

当我抵达高铁站时,剩下的时间差不多还可以吃一顿饭,远在广州的小伙伴已经帮我买到了我想要的周边,取票安检什么的也非常顺利。

我坐在候车室,吃得饱饱的,精力充沛,手机电量和信号都满格,浑身上下没有什么小病小灾,还有十分钟就可以检票上车。到这一刻,我才确信——我没有因为资格审核而错过高铁,我可以去广州了!

一切都按照预定的计划发展。

我开始觉得我的运气正在变好。

压抑了整整一个月的运气,在平安夜这一天开始重新回转。

世界没有永恒的冬天。我一直相信着这句话。

 

高铁很快,旁边坐着的小孩子也乖巧地和爸爸一起吃饼干,没有来烦人,而深圳与广州之间的距离已经被拉近到四十分钟以内。

我下车的时候,走得又快又稳,没有发生摔倒之类的蠢事,我确信一切事态发展都在自己的掌控之内。

顺利的买到了广州地铁票,由于广州南站是终点站,一上车便有位置坐着,我便舒舒服服的坐了快一小时,中途没有任何换车和意外状况。

然后我见到了小伙伴,还有我的……谷子们。

我们步行前往会场,激动的聊着这段时间发生的各种故事。我的这位朋友的故事也很多,比如说被我强行放鸽子,再比如说要帮我排队抽吧唧结果抽了三个二姐一部的吧唧和两个狐球二部来,还比如她自己来香港玩,去广州的路上才想起票落在了广西的家中……

虽然我和朋友之间的故事都很曲折,有时候真的令人崩溃,但是最后的结果就是——我们终究是来到了广州,来到了真剑的现场。

这是我给自己的圣诞礼物。

 

二、场内篇

有人说每逢真剑或者刀音,就是全国最大的lo娘聚会。

这句话在某种意义上是没错的,因为只有亲临现场,你才会明白这个盛况究竟是怎么样。

我倒是听见了路人大妈跟自家小孩吐槽某个路过的、披着斗篷的可爱双马尾小姐姐是个神经病着装,恕我直言,您才是没见过世面的神经病。

从地铁到会场的路并不远,但也要走上十来分钟,沿途倒是各个模样的黄牛,操着粤式的普通话或者干脆粤语,逢人就问要不要票。VIP的票被他们卖到一两百,简直就是在白菜价甩卖,然而我除了恶心和厌恶之外,心里根本没有任何波动。

我之所以愿意花大价钱买官方的票,是为了给小演员做贡献,而不是给黄牛们增加一两顿饭钱。

进入了会场,找到了座位,我不禁大皱眉头。与日本场相比,国内没有设置内场就算了,偏偏连VIP的位置还不如某些山顶或者侧面的位置好。

舞台呈现大写的“T”,而我就坐在“l”的侧面,我面前是舞台的走道,想要看字幕的话还得扭头90°以上才能抬头看得见字幕。

这就很尴尬了。

从我的座位来看,只能看见小演员的背(……),想看正脸的话,只能扭头看旁边的大屏幕,如果还想看字幕,那对不起,我得像个脖子不舒服的病患一样不停地扭头抬头来回查看。

这种时候要是有三头六臂就好了。

这智障的VIP区域位置设置真是令人迷醉,更可怕的是舞台正对面的座位区域,近乎全空,目测全场上座率能有60%就不错了。事后看微博大致了解了一下状况,不知是奈尔可坑永乐,还是永乐直接把票给了黄牛,反正造成了这种“好位置没人买到,全场总有一大片区域是空的”的尴尬现象。

我不知道23号场的上座率情况如何,但朋友说也差不多。虽然没指望在国内场的真剑,能够有如同日本场那样场场爆满的盛况,但是官方售票的这种猛于虎的操作,着实令人窒息。

与此同时,本该维持秩序的保安带头盗摄、升降台摇摇晃晃,质量令人惊恐、中途还有十秒钟左右的音响突然失声(但是小演员们还是镇定自若的演到了音响恢复正常),简直就是演出事故……

抛去种种因素不提,单说说演出本身,还是十分精彩的。以下我已经无法梳理条例,想到哪里说哪里,以后说不定还有补充。

由于我坐的位置较为中间的缘故,我必须不停地扭头查看,才能将全场尽收眼底。不过千子和哥哥切倒是很喜欢来我们这个角落里给远程饭撒,手灯切得手忙脚乱,毕竟有16种颜色呢。

由于此次真剑的主题是“百物语”,通俗来讲就是民间鬼故事大全,这也正是为何海报上人人都凝神静气的竖起手指不说话的pose原因。因此有些时候便不能打开手灯,两个竹千代(对的你没看错)蹦达进来,交代了各种注意事项后(尤其是强调不能乱开手灯),方才乖巧地下去。

表演正式一开场,所有人便手持蜡烛,一同唱着声势浩大的歌曲进来,由于字幕没有歌曲台词,所以大家只能乖巧地听歌了。接下来的16把刀几乎是分为小组的形式,来给大家讲关于自身的故事。

爷爷讲的就是关于小狐丸的诞生,刀匠三条宗近借助稻荷神眷属而打造小狐丸的传说。另外一提,当狐球高歌“小锻冶”,抡动锤子时,真的非常有男子汉气概,肌肉也相当好看。当最后今剑跳上岩融的脖子上,全场都发出了惊叹的呼声——虽然这一幕在刀音1就有,但是现场看还是觉得可腻害了!

后面几组的故事大家其实都耳熟能详,然而刀音的台本历来为人所称道,该下刀的时候毫不留情,该收手的时候收放自如。清光二姐他们自然是谈起关于新选组的故事,扮演冲田总司的小哥哥也非常清秀好看。

千子和蜻蛉切自然是画风与外人不一样的妖刀组,千子一边唱歌一边愉快的说着奇怪的台词,可怜蜻蛉切要必须对唱的同时还不得不拼命开口阻止对方做奇怪的事情。

最后就连髭切也忘记了当初自己斩断茨木童子的故事(?),全程都是弟弟丸在假装超凶的讲,讲完后髭切才开心的抢过台词表示这是自己讲的。总觉得日常懵逼的是膝丸的常态。

开场大家聊天玩耍的时候,清光跪坐在台上,抱着手臂可怜兮兮地说冷死了啊。于是好心的爷爷就将自己随身携带的小馒头送给了他吃(为什么会把小馒头藏在腰带里啊!),但是清光不仅接受了小馒头,还用小馒头去撩其他人。比如一脸冷漠、实际上很渴望跟大家打成一片的大俱利就被差点投喂了。

清光:“来,大俱利,啊——”他举起了小馒头。

大俱利狐疑地看看他,又看看小馒头,慢慢张开嘴。

只见清光将小馒头送到对方嘴边,眼看下一秒要送进去,突然他收手,自己吃掉了!

不知为何,没被喂食的大俱利看起来更加冷漠惹2333

全场的CP组合得飞起,官方玩起来你们根本不是对手。就不说千子和蜻蛉切这一对了,单看青江在谈起关于自己的名字来历故事时,眼看百物语的最后一个故事即将讲完,今剑突然杀出,打断了他。没等人反应过来,石切丸便口中日常祷告的走出来。

可想而知,接下来的场面就变成了《吉祥三宝》——今剑牵着石切丸的手,另一边牵着青江的手,然后一起蹦蹦跳跳的走来走去,一副恨不得直接帮男女嘉宾牵手成功的模样。

另外一提,当青江先前在提到“女鬼让自己的孩子过来给他(青江的武士主人)抱一抱,主人却用青江杀了那个孩子”而暗自伤神,最后今剑却静静地站在一旁,温柔的像个孩子一样问青江:“和我一起走吧?”

这一刻,突然让人觉得很温暖。与此同时,石切丸也无声而支持的注视着这一幕,因为下一刻他就牵手成功了×

这一家子的狗粮我吃了!

我赞成这门亲事!

还有还有,我被二姐和弟弟丸给圈粉了!二姐只要他一笑,场面就变得超甜!后来大家不是切了内番服唱歌跳舞吗,由于二姐穿着那种长款的和服(就游戏中那种),膝盖动起来不是很方便,所以只能用小腿快步走路……太可爱啦!然后每次跳起来都很努力的那种,简直就是跳跳虎!而且24号这一天也刚好是他的23岁生日,总之完全推翻了我之前对于虎彻真品的看法!他一定是吃可爱长大的!

同时弟弟丸给人感觉就像是一头……矫健的小豹子?后空翻时超帅,被髭切欺负的时候也非常乖巧懵逼,然后二头肌的轮廓好看得让人想舔!其中有一次杀阵打斗中他和髭切几乎是同步做出左右对称的姿势(强迫症患者表示开心),最后两人一转身刚好面对面,快速的碰了一下彼此的拳头……哇,真的,源氏刀真是太美味了。

PS:哥哥切的屁股很翘诶,不知道是裤子的问题还是……我总是无法将目光从那对方腿上移开。可恶,我明明担的是爷爷和千子啊!偏偏他们又没有站在一起,眼睛完全不够用好吗!

爷爷的美背,千子的腰……我日,都无法呼吸了……尤其是汉道的时候,爷爷将红绳缠在背上……太色.气了,其他时候的台风也很稳,完全将三日月这把老年刀的风骨刻画得淋漓尽致。而且我从来没想过千子穿黑色内番服的时候,居然能够那么好看!我知道黑色显瘦!但不知道他的腰线有那么好看!

有些场合需要关闭手灯,一般演员会提前说,听说23号场的很多婶婶不熟练,弄得小演员们也很无奈。不过千秋场大家都非常乖巧快速的关灯,以至于连爷爷和哥哥切都夸奖了大家。

“哈哈哈哈,甚好甚好。”

“好孩子,好孩子。”

这些是临场发挥的台词,字幕没有显示,但是只要是听多了游戏语音的婶婶就能很清楚的分辨出来……感觉一下子变得很亲近了呢。

关于歌曲方面,主要是过往的四部作品中比较脍炙人口的歌曲,比如《汉道》、《风车》、《喝酒歌》(是这个名字吗在第二部里)之类的。

中途大家还跳起了各自的特殊舞曲,比如刀音1队的三条家和清光用得就是红绳,二部里的新选组就是蓝扇子,三部德川组是神乐铃,至于第四部的源氏刀用什么道♂具,我没看刀音4所以也不是很清楚……等等,我忘记看了!人太多!眼睛不够用啊!反正很嗨就是了!

在谢幕之前的最后一首歌,就是那首刀音的主题曲,反正就是从第一部唱到现在,每一次唱,屏幕都会显示刀剑介绍的那首歌(也被拿来做成表情包了)。不知道是不是按照机动来排序,反正今剑第一个介绍,papa最后一个介绍……嘻嘻嘻。

谢幕的时候,二姐非常有礼貌但又傲娇的要听观众们为他高呼三遍,作为虎彻家真品嘛,有点小要求都是正常的。大家很配合的为他欢呼,于是他扭头看了一眼虎哥,也没有攻击赝品,只是温和地说“以后虎彻兄弟就请主人们多多照顾了。”而虎哥还在一旁煞有其事的点头。

可以的,这很真品。

大俱利全程都是“我不想和你们打好关系”的绷着脸,事实上,只要看过他的推特的朋友都知道这位小天使到底有多喜欢荒木前辈(青江的扮演者),甚至偶尔还会吃崎山的醋(石切丸的扮演者),就因为他俩出去玩没带上自己——真是为难地主家的傻儿子财木了。

清光倒是很喜欢逗弄他,最后还抓着他的手臂,像捏着猫咪的爪子一样跟观众们挥手道别。

谢幕离场的时候所有人都走到了台前,向全场挥手道别,然后从舞台两侧的通道下去,大俱利是最后一个走的,看他高冷中带着略微茫然的表情,仿佛不明白小伙伴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这个时候,清光突然折返回来,又捏着他的手跟大家道别,然后哄走了大俱利。接着台上只剩下他自己,于是清光说了几句话,我不太懂日语,只能连蒙带猜,好像是清光身上什么东西不见了,返回舞台来找……实际上他只是想做最后一个跟大家道别的人。

哇,超心机诶,但是也很可爱啊!

原以为就这样结束了,但是不知是谁喊起“安可路”(再来一次),渐渐地大家整齐划一的喊,原本我以为同事们喊累了就结束的,没想到小演员们再度返场!进行第三次谢幕!

超开心啊!爷爷还举起小指头,和大家约定一定还会再见面的……妈耶,超感人的。

不过当这次演员下去以后,我注意到清光是从右边的楼梯跑下去的,而大俱利继续做最后一个、迷茫的留在左边楼梯的人。就在大俱利低头想下去时,却发现清光忽然冒出了头,两人无声而微妙的对视。

大俱利:……

一瞬间,大家都笑了起来,离别的不舍仿佛一下子被冲淡了许多。

这次清光总算不是来“找东西”的,他将胳膊搭在台上,很可爱但也很认真的说,“这次是最后一次返场了,真的要说再见啦”。于是全场很多人都用日语喊着再见与他们道别。这场景,真的很感人。

*

在结束了这场千秋乐后,我与朋友去酒店拿了(她的)行李,又折返去高铁站,一路也非常顺利,我们开心的道别,并约好了下一次互坑……哦不是,是有机会再一起来玩啊!

虽然我很担心这位朋友会对我的【特技·强行放人鸽子】产生心理阴影,但我还是很想继续跟她一起玩的。

回去的高铁上尽管只有半个多小时,不过还是睡着了。

没办法嘛,一天折腾下来,还是有些困的。

 

朋友快12点才到家,我都已经准备睡了,睡前就跟她聊了几句。

聊完后,朋友说:“你也早点休息吧,你这几天也太辛苦了。”

但是我跟她笑道:“心里开心,就不会觉得苦。”

 

我现在坐在这里,将这些故事记录下来,也许有一天我会离开这个坑,也许有一天我会觉得为了这些花钱而特别傻。

人的认知总是会随着年龄增长而发生变化,小时候喜欢的东西,长大后未必会喜欢。但在我们成为未知的、不一样的人之前,学会维持自我内心的幸福感,永远很重要。

至少在这一刻,我觉得人生很幸福。

 

 

评论(18)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