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天_佛系休养生息

社畜工作狗,每日为了摸鱼而努力
身体最近不太好,一切随缘中

都让开!审神者要开始装逼了·54

事实上,离开手提箱的付丧神们就像是脱了缰的野狗,集体迷路不说,还走散了。
“骨喰。”
“是,三日月殿您有何吩咐?”
“我突然有点饿了,要不我们吃点东西再去找主君他们吧。”
此时正值中午,路过厨房门口的老人家在闻到诱人香气的时候,忽然走不动了。
听闻此言,骨喰藤四郎的内心被一群问号所占据。
过了几秒他才震惊地说:“不吃不行吗。”
“不行。”
“……那您就吃快一点吧。”银白发的胁差少年由衷地叹息道。
“好der,没问题~”老头子高兴地走了进去,里面很快传来厨师们惊怒的质疑声。
“你谁啊!快出去!”
“厨房重地不得入内!”

但是很快,随着吃货老头子的两三下攻击,这些五大三粗的厨师都趴了。
笑着打完架的老爷子转过身,“骨喰,一起来吃点吧。”
面对老人家的热情招呼,骨喰丝毫不为所动。
他,骨喰藤四郎,粟田口家骄傲的一份子,他就算是在这座山上迷路到饿死,被同伴拖累到被人砍死——也不会吃这里的一口东西!
过了一会儿。
“好吃吗?”三日月扭头看向坐在旁边捧着个盛满酱油和芥末的小碟子在吃生鱼片寿司的少年人。
骨喰闷闷的吃掉一个蓝鳍金枪鱼刺身:“真香。”
…………
……
膝丸站在这间看似寻常的房间门口,他的鼻子抽动了几下,似乎闻到了什么味道,目光骤然加深地转向里头。
“膝丸,你还好吗?”长谷部一手摁刀注视前方的走廊有无异样,同时轻声的问。
“……啊。”身形消瘦的太刀抬手摸了摸薄绿色的刘海,发丝下面的那只眼睛里燃烧着复仇的火焰,“我闻到了仇人血脉的气味,就在里头那面墙的后面。”
如果他的哥哥髭切在这里的话,肯定要吐槽这家伙是狗狗丸或者嗅觉丸之类的……可惜没有,而膝丸也自然失去了自己的枷锁。
“那你还在等什么呢?”压切长谷部面无表情地说,他紫色的眼眸依旧深沉地望着前面的走廊,“快点解决掉麻烦的东西,我们还要去找主汇合。”
膝丸的嘴角勾起冰冷血腥的弧度,那是他在踏入这个地方后露出的第一次笑容。
“当然……不会让长谷部你等太久的。”

 

评论(12)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