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天

我就想知道改了名以后还会掉多少粉

都让开!审神者要开始装逼了·36

人物OOC,不喜勿入

关于前文的链接在此 目录

工作闲暇摸鱼,鱼真肥啊

——————————————————————

外表恢复正常的刀剑们又过上了看似正常的生活。

然而他们一直处于蛋蛋的忧伤状态中——造成这一切原因的当然就是老唐本人。

他不是指导小夜种榴莲树,就是带着厚去挑粪施肥,甚至还拉着长谷部一起去澡堂里打水仗,要不然就是把烛台切挂在马上一路超速飙车去买菜,到头来颠得人家的腰都要断了……大家苦不堪言,甚至开始觉得这位新来的审神者并变态前主更糟糕。

你是喜欢变态还是精神病?

对于这个本丸的人而言,真是个好问题。

他们表示不想回答。


这天,被大家委托重任的三日月宗近找到正蹲在门口吃面条的唐先生,委婉地向他转达了群众们的观点。大意是大伙儿现在只是外表看起来正常,内心还是……很受伤的,请您可以少一点折腾那些孩子吗。

这话可以说是相当委婉了。

然而老唐毫不领情,“以前暗堕的理由还情有可原,但现在他们依旧暗堕未愈,那八成是太闲了。”

三日月:“欸?”

“所以要让大家伙动起来啊。”

天下五剑想把眼前之人的脸摁进那碗热腾腾、浇了红油的面汤里。

于是老唐说到做到,每天跟磕了药似的使劲折腾别人折腾自己,最后就连马厩里的那头老牛都累坏了。

牛:我为什么也要帮他收拾烂摊子?


不过这样折腾的日子也没有几天,因为一位不速之客就登门造访了。

那天给他开门的人是加州清光,这个黑发红眸的年轻人原本是在客气而礼貌的微笑,谁知一看来者,他的脸色就急速变幻,整个人阴沉下来。

“你来做什么?”

来者非常高傲的眯起眼睛,鼻孔朝天地回答道:“滚开,与你无关。”

“怎么会与我无关!”清光见到他就跟见到仇人似的,“你这家伙,怎么还敢出现在我们面前!”

清光气得炸毛,手摸上腰间,却摸了个空——他这才想起,自己的本体刀被某个新来的主人给表演吞剑“吃掉了”……

“发生了何事?清光,来者是谁?”不远处传来江雪左文字的声音,他穿着一身内番服,神情平和的抱着一个装满蔬菜的竹篮,正好路过此地。

然后他也看见了那个西装革履的不速之客和神态阴沉的加州清光。

僧刀沉思了一下,在琢磨自己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此人。下一秒,他直接抡起菜篮子,向门口那人投掷而来!

初始刀吓得向旁边躲开,倒是站在门口的男人被猝不及防的砸了一脸西红柿鸡蛋茄子番薯南瓜小白菜豆角……那身笔挺的黑西装上滴答的往下滴着残渣。

那人气急败坏的冲进门来,“你想死吗混蛋……呃,救命啊!”

因为在完全不顾及人设OOC的江雪,已经拔出了太刀,一脸杀气地向他冲来。

来者以比进门更快的速度倒退出去。

一个人影闪进两人之间,一手架住江雪的刀,一手抓住逃跑之人的西装领子。

“不能打架!”老唐嚷嚷道,“金坷垃好处都有啥,谁说对了就给他!”

其他人:……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还好清光及时跳出来打破了那个不长眼的冷笑话所带来的尴尬感。

“主人!”他故意将这个称谓咬得很重,指着来者,“他是前主的亲戚!”

“啥?天皇的亲戚?”老唐目瞪口呆,“他的刀还能打飞机打坦克吗。”

清光无力的都要哭了:“……不要玩那种谁也没听过的电视剧梗好吗!”

“啊,对不起。”唐先生道歉的毫无诚意,“我以为清光你会叫我爸爸的。”

“那么羞耻的称呼我怎么可能叫得出口哇!”

就在两人争吵不休之际,那个原先试图逃跑的西装男咳嗽了一下,故作镇定的转过身怪异地盯着老唐看。

唐大人被那审视的目光看得十分不爽,“你瞅啥瞅?想被我打吗?”

“咳咳,阁下就是接替这间本丸的新任审神者吗。”

“废话!”一听说是仇人的后裔家族之人,老唐的态度就彻底变了,“你瞎啊?我不是新来的审神者,难道你是啊?”

不知为何,江雪左文字和后续赶来的其他几人头一回觉得自家新主君的混账口吻也十分可爱。

来人深吸了一口气,挣脱开他的手,站定下来。

“今天你来想干啥?”老唐就堵在门口问他。

那人环视了一下他背后气势汹汹的几个付丧神,每个人脸色都如出一辙的阴沉,不由得想转移阵地。

“此处不是谈话之地……”

“那算了,拜拜。”老唐翻了个白眼,伸手要去关门把人赶出去。

“等等等等一下!”那人被这个粗暴的新任者给吓到了,连忙从怀里掏出了一张请帖。

老唐睥睨着这张黑色的卡纸,伸手去接,“这啥玩意儿?”

来者不敢说得太明白,只能婉转的说:“您看了便知。”


唐大人打开请帖看了一会儿,没有说话,忽然冷不丁地一脚踹到对方肚子上!

“滚你妈的!上面的事情老子绝不答应,有几个臭钱就以为能欺负人了吗!今天不打死你我就不姓张!”他怒不可遏地就要冲出门,被身后的压切长谷部和烛台切光忠一把抱住,大喊着“主你冷静点啊”之类的话语。

站在不远处的三日月给人使眼色,骨喰藤四郎慌不迭地溜过去把门关上。

老唐这才勉强恢复冷静。


还好,这个时候,身着深蓝色狩衣的付丧神开口了:“主君,您为何如此愤怒?”

老唐眨了眨眼睛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扭头对江雪说:“江雪,做得好。”

后者叹了口气,转着手里的念珠,忧伤的说:“方才在下动了无名之火,还望主君谅解。”

“理解,理解。”老唐点头,不满的问挂在自己身上的两只树袋熊,“你们还要抱我抱到什么时候。”

长谷部和光忠讪讪的松开了人。

审神者甩甩袖子,转身朝里头走去,表情凶得没有人敢拦他。

然而就在经过三日月身边时,老唐像是浑不在意地扔下一句,“他死了。”

付丧神们耳力绝佳,乍一听闻,还没反应过来,便又听到此人的下一句话。

“——所以他的家人希望能让你们为之陪葬。”


评论(44)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