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天_佛系休养生息

社畜工作狗,每日为了摸鱼而努力
身体最近不太好,一切随缘中

都让开!审神者开始装逼了·50

旅行回来的我终于良心发现,决定慢慢复健,努力把这个坑填完。不过更新时间还是难以肯定,唯一确认的是正在填土……
老样子,丑话说在前头:
人物OOC,不喜勿入
关于前文的链接在此 目录
————————————————————————————
来一个连我自己都快忘记的前情提要:
老唐在接到关于本丸前主死亡的诡异葬礼请柬后,不顾可能的危险,在与自己的新靠山(鱼婶云驰)商量后,最终选择带上本丸所有刀剑共同前往。
一路上,他打晕了无辜的路人审神者和司机,顶替对方身份潜入了宫岛家……

一身黑色丧服的老管家正站在山门口,迎接从其他地方赶来参加葬礼的客人。
当送走一对常在电视上看到的政要夫妻后,下一位客人是个一脸阴沉的年轻人,他拿着请柬出现在老管家面前,用【我超阴沉.jpg】的眼神盯着管家,也不说话。
不过管家先生当然不会在乎这点眼神攻击,他接过请柬看了看。下一刻,一旁的护卫拿着一台仪器,对着年轻人的脸和眼瞳扫描了一下。
“请您随便说句话。”护卫说,这是声波检查的一项内容。
那好吧。年轻的客人盯着他好几秒,方才咬着舌尖说:“略略略。”
护卫:???
然而机器很快发出“滴”的一声,那是显示身份确认的声音。
老管家旋即神色肃然的鞠了一躬,“我谨代表宫岛家族,感谢石井先生您能在百忙之中,抽空来参加此次的家族葬礼。”
“哦。”石井优斗发出了一声不太高兴的回应。
老管家侧身让开道路,露出身后蜿蜒上山的石阶路和另外一条平坦的大路:“石井先生是想自行走一段路,欣赏家族神社的沿途风景呢?还是想要搭乘那边的电瓶车直接抵达山顶……”
不等他说完,石井优斗就不管不顾地走向了那条登山的道路。
老管家望着他萧索孤僻的背影,心里暗暗思考这小子果然如传闻所言,看起来非常阴沉内向,不善言辞,脑子有病。

这个一脸阴沉又有点神经质的年轻人,正是伪装后的老唐。对于他而言,扮演一个死气沉沉的内向之人这种事,简直易于反掌。
他现在唯一担心的是,那位昏迷的真货会被人太快发现……
箱子里沉甸甸的,他觉得里面的粉丝们都在为自己喊666。

“666!”
“所以主君把我们带过来到底是要做什么?到目前为止好像都没有我们的用武之地啊。”
“闭嘴看戏啦,我总觉得等需要我们的时候,事情就真的很麻烦了。”
…………
这段山林中的小路其实并不陡峭,主要是蜿蜒着上山,一路呼吸着清新的林间空气,欣赏沿途的花花草草,给人的感觉还是挺好的。
但是老唐已经敏锐地察觉到空气中弥漫着的灵力了。
这是结界么,好像还挺强的。
从一踏进山门,就进入了他们家族的结界里,也就是说,请柬只是一个“钥匙”,如果没有钥匙却又要强行进来……下场一定会很惨。
老唐一边黑着脸,一边对身边偶然经过打招呼的其他人视而不见,仿佛他们都是空气一样。
“什么人啊这是。”有人被无视后感到生气。
“哎,你别理他,”旁人劝道,“石井那家伙就是个石头。当初家族培养资助的孩子里,就属他最孤僻。”

号称最孤僻的审神者天生人高腿长,很快走到了道路的尽头。随着视野的渐渐开阔,太阳的亮光终于照到了他脚下的石阶。
老唐沉默地走出来,气派高大的朱红色鸟居赫然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不动声色的紧了紧手提箱的把柄,毫不犹豫地走进去。

穿过鸟居后,他按照沿路的牌子指引和侍者的指路,顺利地来到了灵堂门口,却被侍者给拦住了。
“先生,如果您现在就要进去的话,请您将东西寄存在那边的储物间,谢谢合作。”
对方说的是他手中的手提箱。
“如果我拒绝呢。”石井优斗不开心地用鼻孔看人。
侍者笑容不变,指了指他来时的路,“那就只能请您回去了。”
为了符合人设,老唐用阴沉得令人心里发毛的眼神猛地瞪了侍者几十秒,侍者脸上的笑容渐渐僵硬了。
“哼。”
审神者转身朝着储物间的方向走去,并神经兮兮地抱起自己的手提箱,小声的说了句“见机行事”……背后已经被冷汗打湿的侍者觉得这家伙真他妈的是个怪人。

老唐边走路边思考,前任审神者宫岛泰成虽说是这个家族的嫡长子,但是跟所有放浪形骸的富N代一样,是个不可救药的家伙。
但是宫岛家族却为了这样一个已经死去、失去价值的小辈,举办如此盛大的葬礼,连身为继任者的自己都受到了邀请……这不符合一个古老家族的根本利益。除非这背后还有更大的图谋。
难道就是为了将凶手引出来吗?当初在遗失了摄魂珠后,原本以为会被人找上门来,结果什么事情都没有——也就是说,可能当初捡到摄魂珠的那个人,顺手也帮自己抹去了气息的尾巴。
可恶,要不是那个家伙乱插手,事情也不会发展得那么麻烦了。
想到这里,老唐已经来到了储物间的门口,他看见偌大的储物柜台和出入的客人,心里想的却是更遥远的事情。
隔壁的死神婶冥冥中感觉到什么后,顿时微微一笑,深藏功与名。
*
“先生,请问您需要寄存的就是这个手提箱吗?”长相可爱的小妹子侍女看着被放在柜台上的黑色箱子,按照规定的询问道。
“不然呢。”石井优斗一脸随时都要化身杀人狂魔的阴沉神情,相当不爽,“你想我寄存你的人头吗。”
妹子被吓得强颜欢笑:“先、先生您真会说笑。总之,这是您的号码牌,请不要弄丢哦,到时候直接拿回来就能换回您的物品。”
老唐将号码牌在手里抛了抛,杀气腾腾的眼神已经停留在可怜的妹子身上:“哼,就算弄丢了,料你也不敢扣押我的东西。”
妹子:……
说真的,就算是处于敌对方的刀剑们,都忍不住开始心疼这个脸色煞白的小姑娘。
因为前来寄存东西的、自诩身份高贵的客人们根本不会无聊到去恐吓一个服务生啊!

评论(9)

热度(98)